小說 天龍八部舊版

第一百三十七章  北遼南宋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第一百三十七章  北遼南宋

二人并騎向南馳去,駿足坦途,片刻間已馳出十余里外。一片平野上田疇荒蕪,麥田之中都是長滿了荊棘雜草。蕭峰尋思:“宋人怕咱們出來打草谷,以致將數百萬良田都拋荒了,每一畝田中,實都蘊含著無數生靈,無窮血淚?!币珊榛L鞭一揚,縱馬上了一座小丘,立馬丘頂,顧盼自豪。蕭峰跟了上去,跟著洪基的目光,向南望去,但見峰巒起伏,大地無有盡處。洪基以鞭梢指著南方,說道:“兄弟,記得三十余年之前,父皇曾攜我來此,向南指點大宋的錦繡山河?!笔挿宓溃骸笆??!焙榛溃骸澳阕杂组L于南蠻之地,多識南方的山川人物,到底在南方住,是不是比咱們北國苦寒之地舒適得多?”蕭峰道:“地方到處都是一般,說到舒適二字,舒齊安適,心中便快活了。北人不慣在南方住,南人也不慣在北方住,老天爺既作了這般安排,若是強要調上一調,卻不免自尋煩惱?!焙榛溃骸叭粍t你以北人而去住在南方,等到住慣了,卻又移來北地,豈不是心下煩惱?”蕭峰道:“臣是浪蕩江湖之人,四海為家,不比尋常的農夫牧人。得蒙陛下賜以棲身之所,高官厚祿,心中深感厚恩,更有什么煩惱?”

洪基回過頭來,向他臉上瞧了半響,蕭峰不愿和他四目相視,微笑著將目光移了開去。洪基緩緩說道:“兄弟,你我雖有君臣之分,卻是結義兄弟,往日無話不道,多日不見,卻如何生分了?”蕭峰道:“當年微臣不知陛下,多有冒瀆,妄自高攀,既知之后,豈敢仍以結義兄弟自居?”洪基嘆了口氣,道:“做皇帝的人,反而不能結交幾個推心置腹、義氣深重的漢子。兄弟,我若是隨你行走江湖,只怕無拘無束,反而更為快活?!笔挿宓溃骸氨菹孪矏叟笥?,那也不難,臣在中原有兩個結義兄弟,一是靈鷲宮的虛竹子,一是大理段譽,都是肝膽照人的熱血漢子。陛下若是愿見,臣可請他們來遼國一游?!痹瓉硎挿寤啬暇┖?,每日但與遼國的臣僚將士為伍,言語性子,格格不入,對虛竹、段譽二人好生想念,甚盼邀他們來遼國聚會盤桓。

洪基喜道:“既是兄弟的結義兄弟,那也是我的兄弟了。你可遣急足分送書信,邀請他們到遼國來。他們若是愿意作官,朕自可各封他們二人一個大大的官職?!笔挿逦⑿Φ溃骸罢埶麄儊硗嫱娴故遣环?,這兩位兄弟,做官是做不來的?!?/p>

洪基沉默片刻,又道:“兄弟,我觀你神情言語,心中常有郁郁不足之意。我富有天下,君臨四海,何事不能為你辦到?卻何以不對做哥哥的說?”蕭峰心下感動,道:“不瞞陛下說,此事是我平生恨事,鑄成大錯,再難挽回?!碑斚聦⑷绾握`殺阿朱之事,大略說了。洪基左手一拍大腿,道:“難怪兄弟年近四十,卻不娶妻,原來是難忘舊人。兄弟,你所以鑄成這個大錯,推尋罪魁禍首,都是那些漢人南蠻不好,尤其是丐幫一干叫化子,更是忘恩負義。你也休得煩惱,我克日興兵,討伐南蠻,把中原武林丐幫眾人,一古惱兒的殺了,以泄你雁門關外殺母之仇,聚賢莊中受困之恨。你既喜歡南蠻的美貌女子,我挑一千個、二千個來服侍你,卻又何難?”蕭峰面上露出一絲苦笑,心道:“我既誤殺阿朱,此生終不再娶。阿朱是阿朱,窮荒列國,千秋萬載,就只是一個阿朱。豈是一千個,一萬個漢人女子所能代替得了的?皇上看慣了后宮千百宮娥妃子,哪懂得“情”之一字?”說道:“多謝陛下厚意,只是臣與中原武人之間的仇怨,已然一筆勾消。微臣手底已殺了不少中原武人,怨怨相報,實無窮無盡。戰釁一啟,兵連禍結,更是非同小可?!?/p>

耶律洪基哈哈大笑,道:“宋人文弱,只會大言炎炎,戰陣之上,實是不堪一擊。兄弟英雄無敵,統兵南征,南蠻指日可定,哪有什么兵連禍結?兄弟,哥哥此次南來,你可知為的是什么事?”蕭峰道:“正要陛下示知?!焙榛Φ溃骸暗谝患?,是要與賢弟暢聚別來之情。賢弟此番西行,西夏國的形勢險易,兵馬強弱,想必都已了然于胸,以賢弟之見,西夏是否可???”

蕭峰吃了一驚,尋思:“皇上的圖謀著實不少,既要南占大宋,又想西取西夏?!北愕溃骸俺甲哟朔魅?,只是瞧瞧西夏國公主招親的熱鬧,全沒想到戰陣攻伐之事。陛下明鑒,臣子歷險江湖,近戰搏擊,差有一日之長,但行軍布陣,臣子實是一竅不通?!焙榛Φ溃骸百t弟不必過謙。做哥哥的此番南來,第二件事為的是替兄弟增爵升官。賢弟聽封?!笔挿宓溃骸拔⒊际芏饕焉?,不敢再望……”洪基朗聲道:“南院大王蕭峰聽封!”蕭峰只得翻身下鞍,拜伏在地。

只聽得洪基說道:“南院大王蕭峰公忠體國,為朕股肱,茲封爵為宋王,以平南大元帥統率三軍,欽此!”蕭峰心下遲疑,不知如何是好,說道:“微臣無功,不敢受此重恩?!焙榛溃骸霸趺??你拒不受命么?”蕭峰聽得皇帝的口氣嚴峻,知道無可推辭,只得叩頭道:“臣蕭峰謝恩?!焙榛笮?,道:“這樣才是我的好兄弟呢?!彪p手扶起,說道:“兄弟,我這次南來,卻不是以南京為止,御駕要到汴梁?!笔挿逵质且惑@道:“陛下要到汴梁……那……那怎么……”洪基笑道:“兄弟以平南大元帥統率三軍,為我先行,咱們直驅汴梁。日后兄弟的宋王府,便設在汴梁趙煦小子的皇宮之中?!笔挿宓溃骸氨菹率钦f咱們要和南朝開仗?!?/p>

洪基道:“不是我要和南朝開仗,是南蠻要和我較量。南朝太皇太后這老婆子秉政之時,一切總算井井有條,我雖有心南征,卻是沒有把握?,F下老太婆死了,趙煦這小子乳臭未干,居然派人整飭北防,訓練三軍,又要募兵養馬,籌辦糧秣,這小子不是為了對付我,卻又對付誰?”蕭峰道:“南朝訓練士卒,那也不必去理他。這幾年來宋遼互不交兵,兩國朝野都很太平。趙煦若來侵犯,咱們自是打他個落花流水,他若畏懼陛下聲威,不敢輕易妄動,自也不去和這小子一般見識?!焙榛溃骸靶值苡兴恢?。南朝地廣人稠,物產殷富,若是出了個英主,真要和大遼為敵,咱們是斗他們不過的。天幸趙煦這小子胡作非為,斥逐一般有見識的大臣,連蘇東坡也給他貶斥了。此刻君臣不協,人心不附,當真是千載難逢的良機。此時不舉,更待何時?”蕭峰向南邊望去,眼前似是出現一片幻景:成千成萬的遼兵向南沖去,房舍都起了火,無數男子老幼都在馬蹄下輾轉呻吟,羽箭蔽空,宋兵遼兵互相砍殺,紛紛墮于馬下,鮮血與河水一般的流,骸骨遍野……

洪基大聲道:“我契丹列祖列宗均想將南朝收列版圖,好幾次都是功敗垂成。今日天命收歸,大功要成于我手,好兄弟,他日我和你君臣命垂青史,那是何等的美事?”蕭峰雙膝跪下,連連磕頭,道:“陛下,微臣有一事求懇?!焙榛⑽⒁惑@,道:“你要什么?做哥哥的只須力之所及,無有不允?!笔挿宓溃骸罢埍菹聻樗芜|兩國千萬生靈著想,收回南征的圣意。咱們契丹人向來游牧為生,縱得南朝土地,亦是無用。何況兵兇戰危,難期必勝,若是小有挫折,反而損了陛下的威名?!焙榛犑挿宓难哉Z,自始至終是不愿南征,心想自來契丹的王公貴人,將帥大臣,一聽到“南征”二字,無不踴躍,何以蕭峰卻一再勸阻?

耶律洪基斜睨蕭峰,只見他雙眉緊蹙,若有重憂,尋思:“我封他為宋王、平南大元帥,那是我大遼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的高官,他為什么反而不喜?是了,他雖是遼人,但自幼為南蠻子撫養長大,可說一大半是南蠻。大宋于他,乃是父母之邦,聽我說要發兵去伐南蠻,他便竭力勸阻。以此看來,縱然我勉強他統兵南行,只怕他不肯盡力?!北愕溃骸拔夷险髦庖褯Q,兄弟不必多言?!?/p>

蕭峰道:“征戰乃是國之大事,務請三思。倘若陛下一意南征,還是請陛下另委賢能的為是。以臣統兵,只怕誤了陛下大事?!币珊榛朔d興頭頭的南來,只盼蕭峰全力附和南征之議,聽他先是當頭大潑冷水,又不肯就任平南大元帥之職,不由大為不快,森然道:“在你心目之中,南朝是比遼國更為重要了?你是寧可忠于南朝,不肯忠于我大遼?”蕭峰拜伏于地,說道:“陛下明鑒:蕭峰是遼人,自是忠于大遼。大遼若有危難,蕭峰赴湯蹈火,萬死不辭?!焙榛溃骸摆w煦這小子已有覬覦我大遼國土之意。常言道得好:先下手為強,后下手遭殃。咱們若不先發制人,說不定便有亡國滅種的大禍。說什么赴湯蹈火,萬死不辭,我要你為國統兵,你卻不肯?”

蕭峰道:“蕭峰平日殺人已多,實不愿雙手再沾血腥,求陛下許臣辭官,隱居山林?!焙榛犓f要辭官,更是憤怒,心中立時生出殺意,手按刀柄,便要拔刀向他頸中斫將下去,但隨即轉念:“此人武功厲害,我一刀斫他不著,反而為他所害。何況昔日他于我有佐命大功,又和我有結義之情,今日一言不合,便殺功臣,究竟于恩義有虧?!碑斚麻L嘆一聲,手離刀柄,說道:“你我所見不同,一時也難以勉強,你回去好好的想想,望你能回心轉意,拜命南征?!?/p>

蕭峰雖是拜伏于池,但他武功如此高強,身側之人便是揚一揚眉毛、舉一舉指頭,他也能立時警覺,何況耶律洪基手按刀柄、心起殺人之念?也知若再和洪基多說下去,兩人勢必翻臉,當即道:“遵旨!”立起身來,牽過洪基的坐騎。洪基—言不發,一躍上馬,疾馳而去。君臣并騎南行,北歸時卻是一先一后,相距里許。蕭峰知道洪基已生疑忌之心,若是跟隨太近,徒然令他心中不安,索性遠遠墮后。

回到南京城中,蕭峰請遼帝駐蹕南院大王的王府。洪基笑道:“我不來打擾你啦,你清靜下來,細想這中間的禍福利害。我自回御營下榻?!碑斚率挿鍖⒑榛偷接鶢I。洪基從上京攜來大批寶刀利劍,駿馬美女,一一賞賜于他。蕭峰謝恩,領回王府。

蕭峰向來不親理政務,文物書籍,更是不喜,所以王府中也沒什么書房,平時便在大廳中和諸將坐地,傳酒而飲,割肉而食,不失當年與群丐縱飲的豪習。好在契丹諸將在大漢氈帳中也是這般,倒也相處甚安。此刻蕭峰從御營歸來,天時已晚,踏進大廳時,只見牛油大燭火光搖曳之下,虎皮上伏著一個紫衫少女,正是阿紫,她聽見腳步聲響,一躍而起,撲過去摟著蕭峰的脖子,瞧著他的眼睛,道:“我來了,你不高興么?為什么一臉都是不開心的樣子?”蕭峰搖了搖頭,道:“我是為了別的事。阿紫,你來了,我很高興。在這世界上,我就只有掛念你一個人,怕你遇到不幸。你回到我身邊,眼睛又治好了,我就什么也沒有牽掛了?!卑⒆闲Φ溃骸版⒎?,我不但眼睛好了,皇帝還封了我做公主?!彼诨⑵ぶ?,拉蕭峰坐在自己身邊。蕭峰道:“皇帝封你做公主,你很開心么?”一面說一面提過一只牛皮袋,拔去塞子,喝了兩大口酒。這大廳四周放滿了盛酒的皮袋,蕭峰興到即喝,也不須人伺候。阿紫笑道:“恭喜姊夫,你又升了官啦!”

蕭峰嘆了口氣,道:“皇上封我為宋王,平南大元帥,要我統兵去征討南朝。你想這征戰一起,要傷害多少無辜百姓?我不肯拜命,皇上為此著惱?!卑⒆系溃骸版⒎?,你又古怪啦。我聽人說,你在聚賢莊曾殺了無數中原武林中的豪杰,也不見你嘆一口氣。中原武林那些蠻子欺侮得你厲害,今日好容易皇上讓你吐氣揚眉,你怎么反而不喜歡了?”蕭峰舉起皮袋,喝了一大口酒,又是一聲長嘆,道:“當日我和你姊姊二人受人圍攻,若不奮戰,便被人亂刀分尸,那是出于無奈。當日給我殺死的人中,有不少是我的好朋友,事后想來,心中難過得很?!?/p>

阿紫道:“啊,我知道啦,當年你是為了阿朱,這才殺人,那么現下我請你為我去殺那些南朝蠻子,好不好呢?”蕭峰瞪了她一眼,道:“人命大事,在你口中說來,卻如是宰牛殺羊一般。你爹爹雖是大理人,媽媽卻是南朝宋人?!卑⒆相狡鹆俗?,轉過了身,道:“我早知道在你心中,一千個我也及不上一個她,一萬個活著的阿紫,也及不上一個不在人世的阿朱??磥碇挥形铱炜焖懒?,你才會念我一點兒。早知如此……我……我也不用這么遠路來探望你。你……你幾時又把人家放在心上了?”蕭峰聽她言語之中大是幽怨,不由得怦然心動:“莫非這小姑娘心中,對我暗蓄情意么?這可萬萬不成!”當下說道:“阿紫,你年紀還小,就只頑皮淘氣,不懂大人的事……”阿紫搶著道:“什么大人小孩的,我早就不是小孩啦。你答應姊姊照顧我,你……你只照顧我有飯吃,有衣穿,可是……可是你幾時照顧到我的事了?你從來不理會我心中在想些什么?!笔挿逶铰犜绞切捏@,不敢接口。阿紫轉背著身子,繼續說道:“那時候我眼睛瞎了,知道你決不會喜歡我,我也不來跟你親近?,F下我眼睛好了,你仍是不來睬我。我……我什么不及阿朱了?相貌沒她好看么?人沒她聰明么?只不過她已經死了,你就時時刻刻記念著她。我……我恨不得那日也給你一掌打死了,你就會想阿朱的一般的想我?”

她說到傷心之處,突然一轉身,撲在蕭峰的懷里中索性大哭起來。蕭峰一時手足無措,不知說什么才好。只聽阿紫嗚咽一陣,又道:“我怎么是小孩子?在那小橋邊的大雷雨之夜,我見到你打死我姊姊,哭得這么傷心,我心中就非常非常的歡喜你。我心下打定了主意,我一輩子要跟著你??墒悄闫辉S,于是我心中說:‘好吧,你不許我跟著你,那么我便將你弄得殘廢了,由我擺布,一輩子跟著我?!笔挿弪嚨乩锘腥淮笪?,道:“那日你用毒針射我,就是為此么?”阿紫雙手猛搖他的肩膀,叫道:“你這笨牛,你這笨牛,你一定要我親口說出來才知道。你從來不去想一想我的心事?!?/p>

蕭峰輕輕撫摩她的秀發,低聲道:“阿紫,我年紀大了你一倍有余,只能做叔叔、哥哥這般的照顧你。我這一生我只喜歡過一個女子,那就是你的姊姊。永遠不會有第二個女子能代替阿朱,我也決計不會再去喜歡那一個女子?;噬腺n給我一百多名美女,我從來正眼也不去瞧上一眼。我關懷你,全是為了阿朱,不是為了自己?!卑⒆嫌謿庥謵?,突然伸手起來,啪的一聲,重重摑了蕭峰一記巴掌。蕭峰若要閃避這一掌,如何能擊到他臉上?只是看見阿紫氣得臉色慘白,全身發顫,目中流露出的凄苦之色,令人難以卒視,終于不忍避開他這一掌。

阿紫一掌打過,陡然好生后悔,叫道:“姊夫,是我不好,你……你打還我,打還我!”蕭峰道:“這不是孩子氣么?阿紫,世上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事,用不著這么傷心,你的眼色為什么這樣悲傷?姊夫是個粗漢子,你老是陪伴著我,實在是累了你啦!”

阿紫道:“我眼光中老是現出悲傷難過的神氣,是不是?噢,都是丑八怪累了我?!笔挿宓溃骸笆裁闯蟀斯掷哿四??”阿紫道:“我這對眼睛,是那個丑八怪、鐵頭人給我的?!笔挿逡粫r未能明白,問道:“丑八怪?鐵頭人?”阿紫道:“那個丐幫幫主,什么極樂派掌門人王星天,你道是誰?說出來教人笑破了肚皮,竟然便是那個給我套了一個鐵面具的游坦之。也不知他從什么地方學來了一些奇門武功,一直跟在我身旁,拼命討我的歡心。我可給他騙得苦了,王公子長、王公子短的叫他?,F下想來,自己實是羞愧無地?!?/p>

蕭峰奇道:“原來丐幫王幫主便是受你作弄的鐵丑,難怪他臉上傷痕累累,想是揭去鐵套時弄傷了臉皮。這人不念舊惡,好好待你,也算難得?!卑⒆侠湫Φ溃骸昂?,什么難得?他哪里安好心了?只想哄得我嫁了給他?!笔挿逑肫甬斎赵谏偈疑缴系那榫?,游坦之凝視阿紫的目光之中,依稀是孕育著深情,只是當時自己沒加留心,便道:“你得知真相,一怒之下便將他殺了?挖了他的眼睛?”阿紫搖頭道:“不是,我沒有殺他,這對眼睛是他自愿給我的?!笔挿宕蟪砸惑@,一時不明白所以,道:“他為什么肯將自己的眼珠挖出來給你?”阿紫道:“這人傻里傻氣的。我和他到了飄渺峰靈鷲宮里,尋到了虛竹子,請他給我治眼。他找了醫書來看了半天,說道必須用新鮮的活人眼睛換上才成。這靈鷲宮中,個個是虛竹子的下屬,我既求他換眼,便不能挖那些女人的眼睛。我叫游坦之到山下去擄一個人來。這家伙卻哭了起來,說什么我治好眼睛,看到了他的真面目,便不會再理他了。我說不會不理他,他總是不信。哪知道他竟拿了尖刀,去找虛竹子,要他替我換眼。這鐵頭人愿意把自己的眼睛換給我,虛竹子不肯答應。那鐵頭人便用刀子在自己的臉上割了一刀,說虛竹子若是不肯,他立即自殺。虛竹子無奈,只好將他眼睛給我換上?!?/p>

他這般輕描淡寫的說來,似是一件稀松尋常之事,但蕭峰聽入耳中,覺得其中的可畏可怖,實較生平種種驚心動魄的兇殺斗毆,尤有過之。他雙手發顫,啪的一聲,擲去了手中酒袋,說道:“阿紫,是那鐵面人甘心情愿的將眼睛換了給你?”阿紫道:“是啊?!笔挿宓溃骸澳恪氵@人當真是鐵石心腸,人家將眼睛給你,你便坦然受了?”阿紫聽他語氣嚴峻,雙眼一眨一眨的,又要哭了出來,突然說道:“姊夫,你的眼睛若是盲了,我也甘心情愿將我的好眼睛換給你?!笔挿迓犓@兩句話說得情辭懇摯,確非虛言,不由得心中感動,柔聲道:“阿紫,這位游君對你如此情深一往,你在福中不知福,除他之外,世上哪里再去找第二位有情郎君去?他現在是在何處?”阿紫道:“多半還是在靈鷥宮。他沒有了眼睛,這奇險萬狀的飄渺峰如何下來?”

蕭峰道:“啊,說不定二弟又能找到哪一個死囚的眼睛再給他換上?!卑⒆系溃骸安怀傻?,那小和尚……不,虛竹子說道,他的眼睛挖出時,筋脈都斷,不能再裝了?!笔挿宓溃骸澳憧烊ヅ惆樗?,不論是天涯海角,都不要離開他一步?!卑⒆蠐u頭道:“我不去,我只跟著你。那個丑得像妖怪的人,我多瞧一眼便要作嘔了,怎能陪著他一輩子?”蕭峰怒道:“人家面貌雖丑,心地可比你美上百倍!我不要你陪,不要再見你!”阿紫道:“你……我……”突然啞了嗓子,說不出話來。

只聽得門腳步響,兩名衛士齊聲說道:“圣旨到!”跟著廳門便打了開來。蕭峰和阿紫一齊轉身,只見一名皇帝的使者走進廳來。遼國朝廷禮數,遠不如宋朝的繁復,臣子見到皇帝使者,只是肅立聽旨便是,用不著什么換朝服、擺香案、跪下接旨。那使者朗聲說道:“皇上宣平南公主見駕?!卑⒆系溃骸笆?!”拭了拭眼淚跟著那使者去了。

蕭峰瞧著阿紫的背影,心想:“這游坦之對她鐘情之深,當真是古今少有。只因阿紫情竇初開之時,恰和我朝夕相處,她重傷之際,我又不避男女之嫌,以致惹得她對我生出一片滿是孩子氣的癡心。我務須叫她回到游君身邊。人家如此對她,若是背棄了這雙眼已盲之人,老天爺也是不容?!倍牭媚鞘拐吆桶⒆系哪_步聲漸漸遠去,終于不再聽聞,又想到耶律洪基命他伐宋的旨意。

“皇上叫阿紫去干什么?定是要她勸我應命伐宋。我若是堅不奉詔,國法何存?適才在南郊爭執,皇上手按刀柄,已啟殺機,想是他顧念君臣之情,兄弟之義,這才強自克制。我若奉命伐宋,帶兵去屠殺千千萬萬的宋人,于心卻又何忍?何況爹爹此刻在少林寺出家,若聽到我率軍南下,定然大大的不喜。唉,我拒君命乃是不忠,不顧金蘭之情乃是不義,但若南下攻戰,殘殺百姓是為不仁,違父之志是為不孝。忠孝難全,仁義無法兼顧,卻又如何是好?罷,罷,罷!這南院大王是不能做了,我掛印封庫,給皇上來個不別而行。卻又到哪里去?莽莽乾坤,竟無我蕭峰的容身之所?!?/p>

他提起牛皮酒袋,又喝了兩大口酒,尋思:“且等阿紫回來,和她同上飄渺峰去,一來送她和游君相聚,二來我在二弟處盤桓些時,再作計較?!?/p>

且說阿紫隨著使者來到御營,見到耶律洪基,沖口便道:“皇上,這平南公主還給你,我不做啦!”洪基宣阿紫來,不出蕭峰所料,原是要她去勸蕭峰奉旨南征,聽阿紫劈頭便這么說,不禁皺起了眉頭,怫然道:“朝廷封賞,國之大事,又不是小孩的玩意,豈能任你要便要,不要便不要?”洪基向因蕭峰之故,愛屋及烏,對阿紫總是和顏悅色,此刻言語說得重了,阿紫哇的一聲,放聲哭了出來。洪基一頓足,說道:“亂七八糟,亂七八糟,真不成話!”忽聽得帳后一個嬌媚的女子聲音說道:“皇上,為什么著惱?怎么把人家小姑娘嚇??蘖??”說著環佩叮當,走了個貴婦人出來。只見她眼波如流,掠發淺笑,阿紫認得她是耶律洪基最寵幸的穆貴妃,便道:“穆貴妃,你倒來說句公道話,我說不做平南公主,皇上便罵我呢?!?/p>

穆貴妃見她哭得楚楚可憐,另有一番風致,便向洪基橫了一限,抿嘴笑道:“皇上,她不做平南公主,你便封她為平南貴妃吧?!焙榛慌拇笸?,道:“胡鬧,胡鬧!我封這孩子,是為了蕭峰賢弟,一個平南公主,一個平南大元帥,好讓他們風風光光的成婚。哪知蕭賢弟不肯做平南大元帥,這姑娘也不肯做平南公主。是了,你是南蠻子,不愿意咱們去平南,是不是?”語氣之中,已隱含威脅之意。

阿紫道:“我才不理你們平不平南呢?你平東也好,平西也好,我全不放在心上??墒俏益⒎颉⒎騾s要我嫁給一個瞎了雙眼的丑八怪?!焙榛湍沦F妃聽了大奇,齊問:“為什么?”阿紫不愿詳說其中根由,只道:“我姊夫不喜歡我,逼我去嫁給旁人?!北阍谶@時,帳外有人輕叫:“皇上!”洪基走到帳外,見是派給蕭峰去當衛士的親信。那人低聲道:“啟稟皇上,蕭大王在車門上貼了封條,把金印用黃布包了,掛在梁上,瞧這模樣他……他……他是要不別而行?!焙榛宦?,心下大怒。

耶律洪基聽得蕭峰要不別而行,不由得勃然大怒,叫道:“反了,反了!他還當我是皇帝么?”略一思索,道:“喚御營都指揮來!”片刻間御營都指揮來到身前。洪基道:“你率領兵馬,將南院大王府四下圍住了?!庇窒轮嫉溃骸皞髁罹o閉城門,任誰也不許出入?!彼质挿逡什糠磁?,不住口的頒發號令,將南院大王部下的大將,一個個傳來。穆貴妃在御帳中聽得外面號角之聲不絕,馬蹄雜沓,顯是起了變故。契丹人于男女之間的界限看得甚輕,她便走到帳外輕聲問洪基道:“陛下,出了什么事?干嗎這等怒氣沖天的?”洪基怒道:“蕭峰這廝不識好歹,居然想叛我而去。這廝心向南朝,定是要向南蠻報訊。他多知我大遼的軍國秘密,到了宋朝,便成我的心腹大患?!蹦沦F妃沉吟道:“素聽陛下說道,這廝武功了得,若是拿他不住,給他沖出重圍,倒是一個禍胎?!焙榛溃骸笆前?!”大聲道:“傳令飛龍營、飛虎營、飛豹營,火速往南院大王府外增援?!庇鶢I衛士領命,傳令下去。

穆貴妃道:“陛下,我倒有一計在此?!痹谒叺吐暤懒艘魂?。耶律洪基皺頭道:“卻也使得,此事若成,朕重重有賞?!蹦沦F妃微笑道:“但教討得陛下歡心,便是重賞了。陛下這般待我,我還貪圖什么?”御營外不停的調動兵馬,阿紫坐在帳中,竟是毫不理會。契丹人大呼小叫的奔馳來去,她也見得多了,往往出去打一場獵,也是這么亂上一陣,她渾沒想到洪基調動兵馬,竟是要去捉拿蕭峰。她怔怔的坐在一只駱駝鞍子上,心亂如麻:“我對姊夫的心事,今日終于對他吐露了,可是他……他竟半點也沒將我放在心上,要我去陪伴那個丑八怪。我……我寧死也不去,不去,不去,偏偏不去!”忽然間一只手輕輕按上了她的肩頭,阿紫吃了一驚,抬起頭來,遇到的是穆貴妃溫柔和藹的眼光。只聽她笑問:“小妹妹,你在出什么神?在想你姊夫,是不是?”

阿紫雖然刁鉆頑皮,但一說到她心底的私情,卻也不禁暈紅了雙頰,低頭不語。穆貴妃和她并排而坐,拉過她一只手,輕輕撫摸,柔聲道:“小妹妹,男人都是粗魯暴躁脾氣,尤其像咱們皇上哪,南院大王哪,乃是當世的英雄好漢,要想收伏他們的心,著實不容易?!卑⒆宵c了點頭,覺得她這幾句話說得不錯。穆貴妃又道:“咱們宮里女人成百成千,比我長得美麗的可也不知有多少,我使得皇上只寵我一個人,一半雖是緣份,一半也是上京對德寺那位老和尚的眷顧。小妹子,你姊夫現下的心不在你身上,你也不用發愁。待我跟皇上回上京之時,你同我們一起去,到圣德寺去求求那位高僧,他會有法子的?!卑⒆掀娴溃骸澳抢虾蜕杏惺裁捶ㄗ??”穆貴妃道:“此事我便跟你說了,你可千萬不能跟第二個人說。你發了一個誓,要決不泄漏秘密?!卑⒆媳愕溃骸拔胰魧⒛沦F妃跟我說的秘密泄漏出去,亂刀分尸,不得好死?!蹦沦F妃道:“好妹子,那位高僧佛法無邊,神通廣大,我向他跪求之后,他便給我一小瓶圣水,叫我通誠暗祝,悄悄給我心愛的男人喝下。那男人便永遠愛我一人,到死也不變心?!闭f著從懷中取出一個醉紅色的小瓷瓶來,緊緊握在手中,似乎唯恐失落。

阿紫既驚且喜,求道:“好姊姊,給我瞧瞧?!蹦沦F妃道:“瞧瞧是可以,卻不能打翻了?!闭f著雙手捧了這個瓷瓶,鄭而重之的遞過去。阿紫接了過來,拔去瓶塞,在鼻邊一嗅,覺有一股淡淡的香氣,穆貴妃伸手又將瓷瓶取過,塞上瓶塞,道:“本來嘛,我分一些給你也是不妨??墒俏遗氯f一咱們皇上日后變心,這圣水還用得著?!?/p>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,1
网上真钱捕鱼游戏 内蒙古快三豹子预测 时时彩软件五星直选 中融国通期货配资公司 重庆快乐十分时时彩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视频 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一定牛 云南时时彩玩法说明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 号码查询 新疆风采喜乐彩开奖号 期货配资是违法还是违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