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 天龍八部舊版

第一百二十二章  藏經閣中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第一百二十二章  藏經閣中

那老僧慢慢轉過頭來,向慕容博瞧去。慕容博見他目光遲鈍,直如視而不見其物,卻又似自己心中所隱藏的秘密,每一件事都被他清清楚楚的看透了,不由得心中發毛,周身大不自在。只聽那老僧嘆了口氣,說道:“慕容居士雖然是鮮卑族人,但在江南僑居已有數代,老僧初料居士必已沾到南朝的文采風流,豈知居士來到藏經閣中,將我禪宗的精言微語、歷代高僧的語錄心得,一概棄如敝屣,挑到一本‘拈花指’法,便如獲至寶。昔人買櫝還珠,貽笑千載,兩位居士乃當今不世的高人,卻也作此愚行。唉,于己于人,都是有害無益?!蹦饺莶┬南埋斎?,自己初入藏經閣,第一部看到的武功秘籍,確然便是“拈花指功”,但當時曾四周詳察,查明藏經閣里外并無一人,怎么這老僧直如親見?只聽那老僧又道:“居士之心,比之蕭居土尤為貪多務得。蕭居士所研習者,只是如何克制少林派現有的武功,慕容居士卻將本寺七十二絕技,一一囊括以去,直過了三年,這才重履藏經閣。想來這三年之中,居士盡心竭力,意圖融會貫通這七十二絕技,說不定已傳授于令郎了?!彼f到這里,眼光向慕容復轉去,只看了一眼,便搖了搖頭,待看到鳩摩智,這才點頭,道:“是了!令郎年紀尚輕,功力不足,無法研習少林七十二絕技,原來是傳之于一位天竺高僧。大輪明王,你錯了,全然錯了,次序顛倒,大難已在旦夕之間?!兵F摩智從未入過藏經閣,對那老僧絕無敬畏之心,冷冷的說道:“什么次序顛倒,大難已在旦夕之間?大師之語,不太也危言聳聽么?”那老僧道:“不是危言聳聽。明王,請你將那部易筋經還給我吧?!兵F摩智此時不由得不驚,心道:“你怎知我從那鐵頭人處搶到的‘易筋經’?要我還你,哪有這么容易?”口中兀自強硬:“什么‘易筋經’?大師的說話,教人好難明白?!蹦抢仙溃骸氨九晌涔髯赃_摩老祖。佛門子弟學武,乃在強身健體,護法伏魔。在修習任何一套武功之時,心中都須存著一股慈悲仁善之念。若不以佛學為基,則練武之時,必定傷及自身。功夫練得越深,自身受傷越重。如果所練的只不過是拳打腳踢、兵刃暗器的外門功夫,那也罷了,對自身為害甚微,只須身子強壯,盡自抵御得住……”

他一番話尚未說完,忽聽得樓下說話聲響,跟著樓梯上托、托、托、幾下輕點,七八個僧人縱身上閣。當先的是少林派兩位玄字輩高僧玄生、玄病,其后便是神光上人、道清大師等幾位外來高僧,跟著是天竺哲羅星、波羅星師兄弟,其后又是玄字輩的玄真、玄凈。眾僧見蕭遠山父子、慕容博父子、鳩摩智五人都在閣中,靜聽一個面目陌生的老僧說話,均感詫異。這些僧人均是大有修養的高明之士,當下也不上前打擾,站在一旁,且聽他說什么。

那老僧見眾僧上來,全不理會,繼續說道:“但若練的是本派上乘的武功,有如拈花指、多羅葉指、般若掌之類,每日不以慈悲佛法調和化解,則戾氣深入臟腑,愈陷愈深,比之任何外毒,都要厲害百倍。大輪明王既是我佛門弟子,精通佛法。但記誦明辨,固是當世無雙,若是非覺非悟,不存慈悲舍身、普渡世人之念,雖是精熟典籍,妙辯無礙,卻終不能消解修習這些上乘武功時所種的戾氣?!比荷宦牭脦拙?,便覺這老僧所言大含精義,道前人之所未道,心下均有凜然之意。有幾人便合什念沸,道:“阿彌陀佛,善哉善哉!”但聽他繼續說道:“我少林寺建剎千年,古往今來,唯有達摩祖師一人身兼諸種絕技,此后更無一位高僧能并通諸般武功,都是何故?七十二絕技的典籍一向在此樓中,向來不禁門人弟子翻閱,明王可知其理安在?”

鳩摩智道:“那是寶剎自己的事,外人如何得知?”玄生、玄病、玄真、玄凈均想:“這位老僧服色打扮,乃是本寺操執雜役的服事僧,怎有如此修為?”原來這些服事僧雖是少林寺的僧人,但不拜師父、不傳武功、不列“玄、慧、虛、空”的輩份排行,宛如是雇工一般,作些燒火、鋤地、灑掃、土木的粗活。玄生等都是寺中第一等高僧,不識此僧的相貌,倒也并不稀奇,只是聽他吐屬高雅,識見卓超,都是不由得暗暗納罕。只聽那老僧繼續說道:“本寺七十二絕技,每一項功夫都能傷人要害,取人的性命,凌厲狠辣,大干天和,是以每一項絕技,均須有相應的慈悲佛法為之化解。這道理本寺僧人倒也并非人人皆知,只是一人練到四五種絕技之后,在禪學上的領悟,自然而然的會到了止境,須知佛學在求渡世,武功在求殺生,兩者背道而馳,相互克制。只有佛法越高,慈悲之念越盛,這些武功絕技才能練得越多,但修為上到了如此境界的高僧,卻又不屑去多學各種厲害的殺人法門了?!?/p>

道清大師點頭道:“得聞師父一番言語,小僧今日茅塞頓開?!蹦抢仙鲜驳溃骸安桓?,老衲說得不對之處還望眾位指教?!比荷积R合掌道:“請師父更說佛法?!兵F摩智卻倚在書架之上,尋思:“少林寺的七十二絕技被慕容先生盜了出來,泄之于外,便遣個老僧在此裝神弄鬼,意欲叫外人不敢練他門中的武功。嘿嘿,我鳩摩智哪有這容易上當?”只聽那老僧又道:“本寺之中,自然也有人佛學修為不足,卻要強自多學上乘武功的,但練將下去,不是走火入魔,便是內傷難愈。當年玄證大師以一身超凡絕俗的修為,先輩高僧均許為本寺二百年來武功第一,但在一夜之間,突然筋脈俱斷,成為廢人,那便是為此了?!毙?、玄病二人突然跪倒,說道:“大師,可有法子救得玄澄師弟一救?”那老僧搖頭道:“太遲了,不能救了。當年玄澄大師來藏經閣揀取武學典譜,老衲曾三次提醒于他,他始終執迷不悟,筋脈既斷,如何能夠再續?”

忽聽得嗤、嗤、嗤三聲輕響,響聲過去更無異狀。玄生等均知這是本門“無相劫指”的功夫,齊向鳩摩智望去,只見他臉上已然變色,卻兀自強作微笑。原來鳩摩智越聽越是不服,心道:“你說少林派七十二絕技不能齊學,我不是已經都學會了?怎么又不見什么筋脈齊斷,成為廢人?”雙手攏在衣袖之中,暗暗使出“無相劫指”,神不知、鬼不覺的向那老僧彈去。不料指力甫及那老僧身前三尺之處,便似遇上了一層柔軟之極,卻又堅硬之極的屏障,嗤的一聲響,指力便散得無形無蹤,卻也并不反彈而回。鳩摩智大吃了一驚,心道:“這老僧果然有些鬼門道,并非大言唬人!”

那老僧恍如不知,只道:“兩位請起。老衲在少林寺供諸位大師差遣,兩位行此大禮,如何克當?”玄生、玄病只覺各有一股柔和的力道在小臂下輕輕一托,身不由主的便站將起來,卻沒見那老僧伸手拂袖,都是驚異不置,心想這般潛運神功,心到力至,莫非這位老僧竟是菩薩化身,否則怎能有如此廣大神通,無邊佛法?

那老僧又道:“本寺七十二絕技,均分‘體’、‘用’兩道,‘體’為內力本體,‘用’為運用法門。兩位居士和大輪明王、天竺波羅星師兄本身早具上乘內功,來本寺所習的,只不過七十二絕技的運用法門,雖有損害,卻一時不顯。明王所練的,本來是‘逍遙派’的‘小無相功’吧?”鳩摩智又是大吃一驚,他偷學逍遙派的“小無相功”,本來無人知悉,怎么他卻瞧了出來?但轉念一想,隨即釋然:“虛竹適才跟我相斗,使的便是小無相功。多半是虛竹跟他說的,何足為奇?”

鳩摩智當即說道:“‘小無相功’雖然源出道家,但近日佛門弟子習者亦多,演變之下,已集佛道兩家之所長。即是貴寺之中,居然亦不乏此高手?!蹦抢仙F驚異之色,道:“少林寺中也有人會‘小無相功’?老衲今日還是首次聽聞?!兵F摩智心道:“你倒裝得很像?!蔽⑽⒁恍σ膊患狱c破。那老僧繼續道:“小無相功宏博精心,以此為根基,本寺的七十二絕技皆可運使,只不過細微曲折之處,不免有點似是而非罷了?!毙D頭向鳩摩智道:“明王自稱兼通敝派七十二絕技,原來是如此兼通法?!闭Z中帶刺,鋒芒逼人。那老僧又道:“明王若只是習七十二絕技的運用之法,其傷隱伏,雖有疾患,一時之間也不致喪命??墒敲魍醮丝獭衅ā仙F朱紅,‘承香穴”上隱隱有紫氣進出,‘眉沖穴’筋脈顫動,種種跡象,顯示明王在練過少林七十二絕技之后,又去強練本寺內功秘笈‘易筋經’……”他說到這里,曳然而止,眼光中大露悲憫惋惜之情。

鳩摩智驀地想起,自從半年多前在鐵頭人處奪得“易筋經”以來,知道這是武學至寶,隨即靜居苦練,但練來練去,始終沒半點進境,猜想凡是上乘內功,決非旦夕之間聽能奏效,盡管并無進益,還足堅持不懈,心想少林派“易筋經”與天龍寺“六脈神劍”齊名,慕容博曾稱之為武學中至高無上的兩大瑰寶,自然非一蹴可就,說不定要練上十年八年,這才豁然貫通,只是越練到后來,越感心煩意躁,頭緒紛紜,難以捉摸,難道那老僧所說確非虛話,果然是“次序顛倒,大難已在旦夕之間”么?但轉念又想:“修練內功不成,因而走火入魔,原是常事,但我鳩摩智精通武學秘奧,豈是常人可比?這老僧大言炎炎,我若中了他的詭計,鳩摩智一生英名,付諸流水了?!?/p>

那老僧雙目注視著他,見他臉上初現憂色,但隨即雙眉一挺,又從一臉剛愎自負的模樣,顯然將自己的言語當作了耳畔東風,不由得輕輕嘆了一口氣,向蕭遠山道:“蕭居士,你近來小腹上‘梁門’、‘太乙’兩穴,可感到隱隱疼痛么?”蕭遠山全身一凜,道:“神僧明見,正是這般?!蹦抢仙值溃骸澳恪P元穴’上的麻木不仁,近日來卻又如何?”蕭遠山更是驚訝,道:“這麻木之處十年前只有小指頭般大一塊,現下……現下幾乎有茶杯口大了?!闭f到這里,聲音已是發顫。

蕭峰一聽之下,知道父親三處要穴現出這種跡象,乃是強練少林絕技所致,從父親的話中聽來,這種征象煩擾他多年,始終無法驅除,成為他內心一大隱憂,為了父親之故,向這位老僧脆求又有何妨?當即上前兩步,雙膝跪下,向那老僧拜了下去,說道:“神僧既知家父病根,還祈慈悲解救?!蹦抢仙溃骸熬邮空埰?。居士宅心仁善,以天下蒼生為念,不肯以私仇而傷害宋遼軍民,居士如此大仁大義,不論有何吩咐,老衲無有不從。不必多禮?!笔挿宕笙?,又磕了兩個頭,這才站起。那老僧又道:“蕭老居士過去殺人甚多,頗傷無辜,像喬三槐夫婦、玄苦大師,實是不該殺的?!?/p>

蕭遠山是契丹英雄,年紀雖老,不減獷悍之氣,聽那老僧責備自己,便朗聲道:“老夫自如受傷已深,但年過六旬,有子成人,縱然頃刻間便死,亦復何憾?神僧要老夫認錯悔過,卻是萬萬不能?!蹦抢仙畵u頭道:“老衲不敢要老居士認錯悔過,只是老居士之傷,乃因練少林派武功而起,欲覓化解,便須從佛法中去尋?!彼f到這里,轉頭向慕容博道:“慕容老居士視死如歸,自不須老衲饒舌多言。但若老衲指點途徑,令老居士免除了陽白、廉泉、風府三處穴道,每日三次的萬針攢刺之苦,卻又何如?”慕容博臉色大變,不由得全身微微顫動。他陽白、廉泉、風府三處穴道,每日清晨、正午、子夜三段時間之中,確如萬針攢刺,痛不可當,這種痛楚近日越來越是厲害,不論服食何種靈丹妙藥,都是沒半點效驗,只要一運內功,那針刺之痛更是深入骨髓,一日之中,連死三次,哪里還有什么人生樂趣?他所以甘愿一死,以交換蕭峰答允興兵攻宋,雖說是為了光復燕國的大業,一小半也為了身患這無名惡疾,實是難以忍耐。他突然聽到那老僧說出自己的病根,宛如聽到一個晴天霹靂一般,當真是一驚非同小可,其實以他這等武功高深之士,真的耳邊平白響起一個霹靂,絲毫也不會吃驚,甚至連響十個霹靂,卻也只是當老天爺放屁,不予理會。但那老僧平平淡淡的幾句話,卻令他心驚肉跳,惶惑無已。他身子抖得兩下,猛覺陽白、廉泉、風府三處穴道之中,那針刺般的劇痛又發作起來。本來此刻并非作痛的時辰,可是心神震蕩之下,其痛陡生,但聽得他周身骨骼咯咯作響,宛似互相撞擊一般,慕容博是何等身份之人,豈肯出聲向那老僧求教?當下只有咬緊牙關,強忍痛楚。但這牙關卻也咬它不緊,上下牙齒得得相撞,霎時間狠狽不堪。慕容復素知父親要強好勝的脾氣,寧可殺了他,也不能在人前出丑受辱,當下向蕭峰父子一拱手,說道:“青山不改,綠水長流,今日暫且別過。兩位要找我父子報仇,咱們在姑蘇燕子塢參合莊恭候大駕?!鄙焓謹y住慕容博右手,道:“爹爹,咱們走吧!”那老僧道:“你竟忍心如此。便讓令尊受此徹骨奇痛的熬煎?”慕容復臉色慘白,拉著慕容博之手,邁步便走。蕭峰喝道:“你就想走?天下有這等便宜事?你父親身上有病,大丈夫不屑乘人之危,且放了他過去。你可沒病沒痛!”慕容復氣往上沖,喝道:“那我便接蕭兄的高招?!笔挿甯淮蛟?,呼的一掌,一招降龍十八掌中的“見龍在田”,向慕容復猛擊過去。他見藏經閣中地勢狹隘,高手群集,不便久斗,是以使上了十成力,要在數掌之間便取敵人性命。慕容復見他掌勢兇惡,當即運起平生之力,雙掌力推,與之相抵。那老僧雙手合什,說道:“阿彌陀佛,佛門善地,兩位居士不可妄動無名,冒犯了菩薩?!?/p>

說也奇怪,他雙掌只是這些一合,便似有一股力道化成一堵堅不可摧的無形高墻,擋在蕭峰和慕容復之間。兩人排山倒海的掌力撞在這堵墻上,登時無影無蹤,消于無形。這堵墻堅韌無比,絲毫不為兩股掌力所搖動,卻又是平和之極,將兩人掌力盡數受了下來,沒半點力道反彈回去。蕭峰心中一凜,他生平從未遇過敵手,自忖以虛竹二弟招數之奇、段譽三弟劍法之精,比之自己尚自遜了一籌,但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老僧,功力顯是比自己強過太多,既是他出手阻止,今日之仇是決不能報了。他天性純孝,想到父親的內傷,便又躬身道:“在下蠻荒匹夫,草野之雄,不知禮儀,冒犯了神僧,恕罪則個?!蹦抢仙⑿Φ溃骸昂谜f,好說。老僧對蕭居士好生相敬,唯大英雄真本色,蕭居士當之無愧?!笔挿宓溃骸凹腋阜赶碌臍⑷俗锬?,都系由在下身上引起,懇求神僧治了家父之傷,諸般罪責,都由在下領受,萬死不辭?!?/p>

那老僧微微一笑說道:“老衲已經說過,欲求化解蕭老居士的內傷,須從佛法中尋求。佛由心生,佛即是覺,旁人只能指點,卻不能代勞。我問蕭居士一句話:倘若你有治傷的能耐,那慕容老居士的內傷,你肯不肯替他醫治?”蕭遠山一怔,道:“我……我替慕容老……老匹夫治傷?”

慕容復喝道:“你嘴里放干凈些?!笔掃h山咬牙切齒的道:“慕容老匹夫殺我愛妻,毀了我一生,我恨不得千刀萬剮,將他斬成肉醬?!蹦抢仙溃骸澳悴灰娔饺菥邮克烙诜敲?,難消心頭之恨?”蕭遠山道:“正是。我在少林寺中潛居三十年,正是為了報此大仇?!蹦抢仙c頭道:“那也容易?!闭酒鹕韥?,緩步向前,伸出一掌,拍向慕容博頭頂。慕容博初時見那老僧離座而起,也不在意,待見他伸掌拍向自己天靈蓋,急忙左手上抬相格,又恐對方武功太過厲害,一抬手后,身子跟著向后飄出。他姑蘇慕容氏家傳武學,本已非同小可,再鉆研少林寺七十二絕技后,更是如虎添翼,這一抬手,一飄身,看似平平無奇,卻是一掌擋盡天下諸般攻招,一退閃去世間任何追襲,守勢之嚴密飄逸,直可說至矣盡矣,無以復加。閣中諸人個個都是武學高手,一見他使出這兩招來,都是暗暗喝一聲彩,即是蕭遠山父子,也是不禁欽佩。

殊不知那老僧一掌輕輕拍將下去,波的一聲響,正好擊在慕容博腦門正中的“百會穴”上,慕容博的一格一退,竟是沒有一點效用。想那“百會穴”是人身體何等要緊的所在,即是給全不會武功之人碰上一碰,也有重傷致命之虞,那老僧運足了內力一掌擊下,慕容博全身一震,登時氣絕,仰身向后便倒。

慕容復大驚,搶上扶住,叫道:“爹爹,爹爹!”但見父親嘴眼懼閉,鼻孔中已無出氣,忙伸手到他心口一摸,卻是心跳亦停。慕容復悲怒交集,萬想不到這滿口慈悲佛法的老僧居然會下此毒手,叫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這老賊禿!”將父親的尸身往柱上一靠,飛身縱起,雙掌齊出,向那老僧猛擊拍去。那老僧不聞不見,全不理睬,慕容復雙掌推到那老僧身前兩尺之處,突然間如撞上了那堵無形氣墻,更似撞進了一張漁網之中,掌力雖猛,卻是無可施力,被那氣墻一推,反彈出丈余,撞到一座書架之上。本來他去勢既猛,反彈之力也必十分凌厲,但說也奇怪,他掌力似被那無形氣墻盡數化去,然后將他輕輕推開,是以他背脊撞上書架,那書架固不倒塌,連架上堆滿的經書也沒落下一冊。慕容復生性十分機警,雖然是傷痛父親之亡,但知那老僧武功高出自己十倍,縱然狂打狠斗,終究是奈何他不得,當下倚在書架之上,假作喘息不止,心下卻在暗自盤算,如何出其不意的再施偷襲。

那老僧轉向蕭遠山,淡淡的道:“蕭老居士要親見慕容老居士死于非命,以平積年仇恨?,F下慕容老居士是死了,蕭老居士這口氣可平了吧?”

蕭遠山見那老僧一掌擊死了慕容博,也是訝異無比,聽他這么問,不禁心中一片茫然,張口結舌,說不出話來。這三十年來,他處心積慮,便是要報這殺妻之仇、奪子之恨。這一年中真相顯現,他將當年參與雁門關之役的中原豪杰一個個打死,連玄苦大師與喬三槐夫婦也死在他的手中。其后得悉那“帶頭大哥”便是少林寺方丈玄慈,更在天下英雄之前揭破他與葉二娘的奸情,這仇可算報得到家,令他身敗名裂,這才逼他自殺。待見玄慈死得光明磊落,不失英雄氣慨,蕭遠山內心深處,隱隱已覺此事做得未免過了份,而葉二娘之死,更令他良心漸感不安。只是其時得悉假傳音訊,釀成慘變的奸徒,便是那同在寺中隱伏,與自己三次交手不分高下的白衣僧慕容博,蕭遠山滿腔怒氣,便都傾注在此人身上,恨不得食其肉而寢其皮,恨不得抽其筋而炊其骨。哪知道平白無端的出來一個無名老僧,行若無事的一掌便將自己的大仇人給打死了,他霎時之間,猶如身在云端,飄飄游蕩,在這世間更無立足之地。

蕭遠山少年時豪氣干云,學成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,一心一意為國效勞,樹立功名,做一個名標青史的人物。他與妻自幼便青梅竹馬,兩相愛悅,成婚后不久誕下一個麟兒,更是襟懷爽朗,意氣風發,但覺天地之間更無一件恨事,不料雁門關外奇變徒生,墮谷不死之余,整個人全變了個樣子,什么功名事業、名位財寶,在他眼中皆如塵土,日思夜想,只是如何手刃仇人,以泄大恨。他本來是個豪邁誠樸,無所縈懷的塞外大漢,這心中一充滿仇恨,性子自然越來越是乖戾。再在少林寺中潛居數十年,晝伏夜出,勤練武功,一年之中難得與旁人說一兩句話,性情更是大變。

突然之間,數十年來恨之切齒的大仇人,一個個死在自己面前,按理說該當十分快意,但他心中卻是感到說不出的寂寞凄涼,只覺自己在這世上再也沒什么事情可干,活著也是白活。他斜眼向倚在柱上的慕容博瞧去,只見他臉色平和,嘴角邊微帶笑容,倒似死去之后,比活著還更快樂。蕭遠山內心反而隱隱有點羨慕他的福氣,但覺一了百了,人死之后,什么都是一筆勾銷。在這頃刻之間,他心中轉過了無數念頭:“仇人都死光了,我的仇全報完了。我卻到哪里去?回大遼嗎?到雁門關外去隱居么?帶了峰兒浪跡天涯,四海飄流么?”只覺不論到什么地方,都是全無意味。

那老僧道:“蕭老居土,你要到哪里去,這就請便?!笔掃h山搖搖頭道:“我……我卻到哪里去?我無處可去?!蹦抢仙溃骸澳饺菥邮渴俏页鍪执蛩?,你未能親自報得大仇,是以心有余憾,是也不是?”蕭遠山道:“不是!就算你沒有打死他,我也不想打死他了?!蹦抢仙c頭道:“不錯!可是這位慕容少俠傷痛父親之死,卻要找老衲和你報仇,卻是如何是好?”蕭遠山心灰意冷,萬念俱息,道:“大和尚乃代我出手,慕容少俠要為父報仇,盡管來殺我便是?!彼蝗粐@了口氣道:“他來取我性命倒好。峰兒,你也回到大遼去吧,咱們的事都辦完啦,路已走到了盡頭?!焙嵎褰械溃骸暗?,你……”忽聽那老僧道:“慕容少俠若是打死了你,你兒子勢必又要殺慕容少俠為你報仇,如此怨怨相報何時方了?不如天下罪孽,都歸我吧!”說著踏上一步,提起手掌,往蕭遠山頭頂拍將下去。蕭峰一見大驚,他已有前車之鑒,知道之老僧既能一掌打死慕容博,也能一掌打死了父親,大聲喝道:“住手!”雙掌齊出,向那老僧當胸猛擊過去。他對那老僧本來大有敬仰之意,但這時為了相救父親,只有全力奮擊,已顧不得這雙掌之中包含了當世至剛至強、無堅不摧的大力,縱然是銅筋鐵骨之身,只怕也是當者立斃。那老僧伸出左掌,將蕭峰雙掌推來之力擋了一檔,右掌卻仍是拍向蕭遠山頭頂。

蕭遠山全沒想到抵御,眼見那老僧的右掌正要碰到他腦門的百會穴上,那老僧突然大喝一聲,右掌改向蕭峰擊去。蕭峰雙掌之力正與他左掌相持,突見他右掌轉而襲擊自己,當即抽出左掌抵擋,同時叫道:“爹爹,快走,快走!”不料那老僧右掌這一擊中途轉向,純系虛招,只是要引開蕭峰雙掌中的一掌之力,以減輕推向自身的力道。蕭峰左掌一回,那老僧的右掌立即圈轉,波的一聲輕響,已擊中了蕭遠山的頂門。便在此時,蕭峰的右掌已跟著擊到,砰的一響,重重打中那老僧胸口,跟著喀喇喇幾聲,肋骨斷了幾根。那老僧微微一笑,道:“好俊的功夫!降龍十八掌,果然天下第一?!边@個“一”字說出,口中一股鮮血跟著直噴了出來。

蕭峰一呆之下,過去扶著父親身子,但見他呼吸停閉,心不再跳,已然氣絕身亡。忽聽得閣下傳來人聲,有人說道:“難道是在藏經閣中?”好幾個人快步走近。

那老僧道:“是時候了,該當走啦!”伸出雙手,右手抓住蕭遠山尸身的后領,左手抓住慕容博尸身的后領,邁開大步,竟如凌虛而行一般,走了幾步,便跨出了窗子。蕭峰和慕容復齊聲大喝: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同發掌力,向那老僧背心擊去。就在片刻之前,他二人還是勢不兩立,要拼個你死我活,這時二人的父親雙雙被害,竟爾敵愾同仇,聯手追擊對頭。二人掌力相合,力道更是巨大。但那老僧的身子便如是一只紙鳶般,在二人掌風的推送之下,向前飄出數丈,雙手仍是抓著兩具尸身,三個身子輕飄飄地,渾不似血肉之軀。

蕭峰縱身一跳,跟著便追出窗外,只見那老僧手提二尸,直向山上走去。蕭峰加快腳步,只道三腳兩步便能追到他身后,不料那老僧輕功之奇,實是生平從所未見,宛似身有邪術一般。蕭峰奮力急奔,只覺山風刮臉如刀,自知奔行奇速,但離那老僧背后始終有兩三丈遠近,連連發掌,總是打了個空。那老僧越走越高,在荒山中東一轉、西一拐,到了一處林間略略平曠之地,忽將兩具尸身往一株樹下一放,擺成了盤膝而坐的姿勢,自己坐在二尸之后,各出一掌,抵住二尸的背心。他剛坐定,蕭峰亦已趕到。

蕭峰性子雖豪邁,處事卻又極為精細,一見那老僧舉止有異,便不上前動手。只聽那老僧道:“我提著他們奔走一會,活活血脈?!笔挿鍘缀醪幌嘈抛约旱亩?,給死人活活血脈,那是什么意思?順口道:“活活血脈?”那老僧道:“他們內傷太重,須得先令他們作龜息之眠,再圖解救?!笔挿逍南乱粍C:“難道我爹爹沒死?他……他是在給爹爹治傷?天下哪有先將人打死再給他治傷之法?”這時慕容復、鳩摩智、玄生、玄渡以及神光上人等先后趕到,只見兩具尸體的頭頂,忽然冒出一縷縷的白氣。

那老僧將二尸轉過身來,面對著面,再令二尸的四雙手相互握住。慕容復說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這是干什么?”那老僧不答,繞著二尸緩綬行走,不住伸出手掌,有時在蕭遠山“大椎穴”上拍一記,有時在慕容博“玉枕穴”上揉一下,只見二尸頭頂白氣越來越濃,又過了一盞茶時份,蕭遠山和慕容博身子同時一動。蕭峰和慕容復又驚又喜,齊叫:“爹爹!”蕭遠山和慕容博慢慢睜開雙眼來,向對方看了一眼,隨即閉住。但見蕭遠山滿臉紅光,慕容博臉上卻隱隱現著青氣。

眾人這時方才明白,那老僧出掌擊打二人,只不過暫時令他們停閉氣息,心臟不跳,似是醫治重大內傷的一種法門,只是“龜息”之法,許多內功高深之士都曾練過,然這是自停呼吸,要一掌打得將旁人停止呼吸而不死,卻是萬萬不能。這老僧既是用心良善,原可事先明言,何必開這個大大的玩笑,以致累得蕭峰、慕容復驚怒如狂,更累得他自身受到蕭峰的掌擊,口噴鮮血?眾人心中積滿了疑團,但見那老僧全神貫注,甚是忙碌,誰也不敢出口詢問。

卻聽得蕭遠山和慕容博二人呼吸由低而響,愈來愈是粗重,眼看蕭遠山臉色漸紅,到后來便如要滴出血來,慕容博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青,碧油油的甚是怕人。二人身子顫動,顯是頗為危殆。旁觀眾人均知,一個是陽氣過旺,虛火上沖,另一個卻是陰氣太盛,風寒內塞。玄生、玄渡、神光,道清等身上均帶得有種種靈丹妙藥,只是不知哪一種方才對癥。

只聽得那老僧突然喝道:“咄!四手互握,內息相應,以陰濟陽、以陽消陰。權位之圖、仇恨之心,天地悠悠,消于無形!”蕭遠山和慕容博的四手本來交互握住,聽那老僧一喝,不由得手掌一緊,各人體內的內息向對方涌了過去,融會貫通,以有余補不足,兩人臉色漸漸的變得蒼白,又過一會,兩人同時睜開眼來,相對一笑,莫逆于心。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,1
网上真钱捕鱼游戏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2019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走势走势图 11选5漏洞赚千万 青海快三号码分布走势图一定 什么股票配资平台安全 河南快赢481杀号技巧 腾讯分分彩如何玩后二组选 白小姐开奖数据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号码 美女感受急速赛车漂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