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 天龍八部舊版

第一百一十七章  豪情義氣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第一百一十七章  豪情義氣

蕭峰跟著又是一招“亢龍有悔”,前招掌力未消,后招掌力又至。丁春秋不敢正面直攖其鋒,一掌斜斜的揮了出去,與蕭峰掌力的偏勢一觸,但沉右臂酸麻,胸中氣息登時沉濁,當即乘勢縱出三丈以外,唯恐敵人又再追擊,豎掌當胸,暗暗將毒氣凝到掌上。蕭峰輕伸猿臂,將從半空中墮下的阿紫接住,著手之際,已解開了她的穴道。

阿紫自被丁春秋制住,雖然目不能視物,口不能說話,于周遭變故,卻是聽得清清楚楚,身上穴道一被解開,立時喜道:“好姐夫,多虧你來救了我?!笔挿逑肫鹚晦o而別,害得自己好生掛念,這女孩子實在太過頑劣,怒氣上沖,伸手在她的屁股上便是一掌,說道:“你便是要出門,怎么也不跟我說一聲?害得我到處找你?!彼谶|國日久,多沾契丹人的風習,性子又向來豁達豪爽,不拘小節,怒發于心,伸手便打。饒是他這一掌未含真力,阿紫便痛得哇哇大叫起來,說道:“壞姐夫,你怎么打人?”蕭峰道:“正要教訓教訓你這小丫頭!”驀見阿紫轉過頭來,眼中無光,瞳仁已毀,不由得吃驚道:“你……你的眼睛……”蕭峰來到山上之時,群雄立時騷動,那日聚賢莊上一戰,他孤身一人連斃數十名好手,當真是威震天下。中原群雄思之切齒,卻也是聞之喪膽,這時見他突然又到少室山來,眾人心想惡戰又是勢所難免,當日曾參與聚賢莊之會者,同思其時莊中大廳上血肉橫飛的慘狀,兀自心有余悸,不寒而栗。待見他僅以一招“亢龍有悔”,將一個不可一世的星宿老仙打得落荒而逃,個個更增加了幾分驚懼,一時山上群雄面面相覷,肅然無語,只有星宿派門人還有十幾個在那里大言不慚:“姓喬的,你身上中了我星宿派老仙的仙術,不出十天,全身化為膿血而亡!”“星宿老仙見你是后生小輩,先讓你三招!”“星宿老仙是什么身份,怎屑與你動手?你再不悔悟,向星宿老仙求饒,日后勢必死無葬身之地?!敝皇锹曇袅懔懵渎?,絕無先前的囂張氣焰。游坦之見到蕭峰,心上微有懼意,待見他打責阿紫,那卻難以忍耐,當即縱身而前,說道:“你快放下阿紫姑娘!”蕭峰將阿紫放在地下,道:“閣下何人?”游坦之在遼國曾和他相見,此刻自己不但面目全非,身份武功亦已全然不同,但蕭峰的“南院大王”之威,在游坦之心中根深蒂固,實是難以磨滅,何況蕭峰出手救出阿紫,這勇救佳人之德,于他已勝過了殺父之仇、毀家之恨,不由得氣勢先自怯了,囁嚅道:“在下……在下是極樂派掌門、丐幫幫主……幫主王星天?!必椭杏腥舜舐曊f道:“你已拜入星宿派門下,怎么能是丐幫幫主?”阿紫道:“我才是星宿派的掌門。王公子向星宿老怪行使‘磕頭化血功’,你道真是拜他為師么?星宿老怪已著了道兒,不出三日,便全身化血而死,尸骨無存。你若不信,等著瞧吧!”她不愧為星宿派嫡傳弟子,這強辭奪理,老著面皮公然說謊的本領,練得到家之極。丐幫群弟子將信將疑,心想星宿派功夫奸惡邪毒,無奇不有,說不定真有什么“磕頭化血功”也未0可知。蕭峰聽阿紫又在胡說八道,目光環掃之際,在人叢中見到了段正淳和阮星竹,胸中一酸又是一喜,朗聲道:“大理國嶺南王爺,令愛千金在此,你好好的管教吧!”攜著阿紫的手,三腳兩步,走到段正淳身前,輕輕將她一推。阮星竹早已哭濕了衫袖,這時更加淚如雨下,撲上前來,摟住了阿紫,道:“乖孩子,你……你的眼睛怎么樣了?”阿紫對父母卻沒有情誼,她要強好勝,不肯承認是給丁春秋弄盲,大聲道:“那有什么要緊?我在練星宿派的‘四眼普觀大法’,故意把眼睛瞎了的。丁春秋就不會這功夫?!?/p>

段譽見到蕭峰突然出現,大喜之下,早便想上前廝見,只是蕭峰掌擊丁春秋,責打阿紫,會見游坦之,沒絲毫空間。待得阮星竹抱住了阿紫大哭,段譽不由得暗暗納罕:“怎地喬大哥說這個盲眼少女是我爹爹的令愛千金?”但他素知父親到處留情,心念一轉之際,便已猜到了父親與阮星竹的關系,快步而出,叫道:“大哥,別來可好?這可想煞小弟了?!笔挿遄院退跓o錫酒樓中賭酒結拜,雖然相聚甚短,卻是傾慕如故,肝膽相照,意氣十分相投,當即上前握住他的雙手,說道:“兄弟,別來多事,一言難盡,差幸你我安好?!焙雎牭萌藚仓杏腥舜舐暯械溃骸靶諉痰?,你殺了我兄長,血仇未曾得報,今日和你拼了?!备钟腥撕鹊溃骸斑@喬峰乃契丹胡虜,人人得而誅之,今日可再也不能容他活著走下少室山去?!钡牭煤艉戎?,響成一片,有的說蕭峰殺了他的兒子,有的說他殺了父親。要知蕭峰當日在聚賢莊一戰,殺傷的高手著實不少。此時聚在少林山上的各路英雄,與死者若非親人戚屬,大都也有師門淵源,或是知交戰友,心中雖對蕭峰甚是忌憚懼怕,但想到親友血仇,終于忍不住向之叫罵。喝聲一起,登時越來越是響亮。眾人眼見蕭峰隨行的不過一十八騎,他與丐幫及少林派均有仇怨,而適才與丁春秋一戰更成為星宿派的大敵,動起手來,就算丐幫兩不相助,各路英雄、少林寺僧侶,再加上星宿派門人,以數千人圍攻蕭峰一十九騎契丹人馬,就算他真有通天的本領,那也決計難脫重圍。聲勢一盛,各人膽氣也便更加壯了。何況到少室山來的,都是各門各派中的首腦人物,武功既高,向來均是獨霸一方,誰也不是貪生怕死的懦夫。

蕭峰聽得群雄叫囂,朗聲說道:“蕭峰此番來到中原,乃是有一件要事向少林寺請教。眾位欲殺蕭某而后快,原無不可,能否成功,待會各憑雙手本事,此刻卻恕不奉陪?!比盒廴硕嗫陔s,混亂之中哪里肯靜靜的等待,有些粗魯之輩、急仇之人,不免口出污言,叫罵得甚是兇狠毒辣。這么的推波助瀾,數十人紛紛拔出兵刃,舞刀擊劍,涌將過來,看情勢便欲一擁而上,將蕭峰亂刀分尸。

蕭峰一人快馬奔馳的來到少室山,事先絕未料到竟有這許多對頭聚集在一起,只是既來之,則安之,卻也不便立時退去。此刻見群雄劍拔弩張,一場血戰已如箭在弦,蕭峰自幼便在中原江湖行走,與各路英雄不是素識,便是相互聞名,知道這些人大都是俠義之輩,所以與自己結怨,一來由于自己乃契丹人,二來卻是有人從中挑撥,出于誤會。當日聚賢莊一戰,為了自全,殺傷甚多,實非心中所愿,今日若再大戰一場,取勝決無可能,自己縱能全身而退,攜之同來的“燕云十八騎”,卻不免傷亡慘重。何況即令將這些人殺得干干凈凈,只有增加心中內疚,又有何益?他此念一起,心中便即盤算:“在這許多人之前,要向少林寺請問的事,是不便提的了。不如先行避開,以免流血傷人,待眾人散去之后,再來不遲?!碑敿聪蚨巫u道:“兄弟,此時局面惡劣,我兄弟難以多敘,你暫且退開,山高水長,后會有期?!?/p>

他是要段譽避在一旁,免得向山下沖突之時,旁人出手誤傷了他。段譽雖是不會武功,卻是極具血性肝膽,眼見各路英雄數逾千人,個個要擊殺義兄,不由得激起了他的俠義之心,大聲說道:“大哥,做兄弟的和你結義之時,說什么來?咱倆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,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。今日大哥有難,兄弟焉能茍且偷生?”他以前每次遇到危難,都是施展凌波微步的巧妙步法,從人叢中奔逃出險,這時絲毫沒想到自逃性命,越是見到情勢兇險,越是決意與蕭峰同死,以全結義之情。

一眾豪杰大都不識段譽是何許人,見他自稱是蕭峰的結義兄弟,決意與蕭峰聯手和眾人對敵,這么一副文弱儒雅的模樣,年紀又輕,自是誰也沒將他放在心上,反而叫嚷得更兇,蕭峰道:“兄弟,你的好意,哥哥甚是感謝,他們想要殺我,卻也沒有這么容易。你快退開,否則我要分手護你,反而不便迎敵?!倍巫u道:“你不用護我。他們和我無怨無仇。如何便殺我?”蕭峰臉上露出苦笑,胸間感到一陣悲涼之意,心想:“倘若無怨無仇便不加害,世間種種怨仇卻又從何而生?”

段正淳低聲向范驛、華赫良、巴天石諸人說道:“這位蕭大俠于我有救命之恩,待會危急之際,咱們沖入人群,助他脫險?!狈扼A道:“是!”他向拔刃相向的數千豪杰瞧了一眼,說道:“對方人多,不知主公有何計策?”段正淳搖搖頭,道:“大丈夫恩怨分明,勉力而為,以死相報?!贝罄肀娛魁R聲道:“原當如此!”這邊姑蘇燕子塢諸人也在輕聲商議,公冶乾自在無錫與蕭峰對掌賽酒之后,對他極是傾倒,力主出手相助。包不同和風波惡對蕭峰也十分佩服,躍躍欲試的要上前助拳。慕容復卻道:“眾位兄長,咱們以復興大燕為第一要務,豈可為了蕭峰一人得罪天下英雄?”鄧百川道:“公子之言甚是。咱們該當如何?”慕容復道:“收攬人心,以為己助?!蓖蝗婚g長嘯而出,朗聲說道:“蕭兄,你是契丹英雄,視我中原豪杰,有如無物,區區姑蘇慕容復,今日想領教閣下高招。在下死在蕭兄掌下,也算是為中原豪杰盡了一分微力,雖死猶榮?!彼@幾句話其實是說給中原豪杰聽的,這么一來,不論勝敗,中原豪杰自將姑蘇慕容氏視作生死之交,果然群豪一聽之下,喝彩之聲,響徹四野。

要知群豪雖有一拼之心,但誰也不敢首先上前挑戰。人人均知縱然戰到后來終于能將他擊斃,但頭上幾十人卻是非死不可,這時忽見慕容復上場,不由得大是快慰,精神為之一振?!氨眴谭?、南慕容”二人向來齊名,慕容復決死出手,就算最后不敵,也已大殺對方兇焰,耗去他不少內力。蕭峰也是久聞“姑蘇慕容”的大名,知道他這一家的武功非同小可,忽聽他向自己挑戰,不由得吃了一驚,雖然慕容復一人未必能制自己死命,但有這么一個高手為敵,可不怎么容易脫身了。他雙手一合,抱拳相見,說道:“素聞公子英名,今日得見高賢,大慰平生?!倍巫u急道:“慕容兄,這可是你的不是了。我大哥初次和你相見,素無嫌隙,你何必乘人之危?”慕容復冷冷一笑,道:“段兄要做抱打不平的英雄好漢,一并上來賜教便是?!彼麑Χ巫u糾纏王玉燕,心中早已不耐,此刻乘機發作了出來。段譽道:“我有什么本領來賜教于你?只不過說句公道話罷了?!倍〈呵锉皇挿鍞嫡茡敉?,大感面目無光,而自己的種種絕技,至未得施,當下縱身而前,打個哈哈,說道:“姓蕭的,老夫看你年輕,適才讓你三招,這第四招卻不能讓了?!庇翁怪锨罢f道:“王星天多謝你救了阿紫姑娘,可是殺父之仇,不共戴天。姓蕭的,你今日要想生下少室山,那是難上加難?!鄙倭峙尚髱煱蛋祩飨绿柫睿骸傲_漢大陣把守各處下山的要道。這惡徒害死了玄苦師兄,決不容也再生還?!笔挿逡娙蟾呤忠远ψ阒畡輫×俗约?,少林群僧東一簇、西一撮,看似雜亂無章,其實暗含極厲害的陣法,這情形比之當年聚賢莊之戰又是兇險得多。忽聽得幾聲馬匹悲嘶之聲,十九匹雄健之極的契丹駿馬,一匹匹翻身滾倒,口吐白沫,斃于地下。

蕭峰一見己方的坐騎突然倒斃,更是一驚。十八名契丹武士連聲呼叱,出刀出掌,剎那間將七八名星宿派門人砍倒擊斃,另有數名星宿門人卻逃了開去。原來丁春秋上前挑戰之際,他們便分頭下毒,算計了契丹人的坐騎,要蕭峰不能倚仗駿馬腳力沖出重圍。蕭峰一瞥眼間,看到愛馬在臨死之時,眼望自己,流露出戀主的凄涼之色,想到乘坐此馬日久,千里南下,更是朝夕不離,不料卻于此處喪于奸人之手,胸口熱血上涌,激發了英雄肝膽,一聲長嘯,說道:“慕容先生、王幫主、丁老怪,你們便是三位齊上,蕭某何懼?”他惱恨星宿派手段陰毒,呼的一掌,向丁春秋猛擊出去,丁春秋領教過他掌力的厲害,雙掌齊出,全力抵御。蕭峰順勢一帶,將二人的掌力都引了開來,斜斜的劈向慕容復。慕容復最擅長本的是“斗轉星移”之技,將對方使來的招數轉換方位,反施于對方,但蕭峰這一招挾著二人的掌力,力道太過雄渾,同時掌力急速回旋,實不知他擊向何處,竟然無法牽引,當即凝運內力,雙掌推出,同時向后飄開了三丈。蕭峰身子微側,避開了慕容復的掌力,大喝一聲,猶似半空中響個霹靂,一拳平平向游坦之擊出。他身體魁偉,比游坦之足足高了一個頭,這一拳打將出去,正對準了他的面門。游坦之對他心中本存懼意,聽到他一聲大喝,更是大吃一驚。蕭峰這一拳來得好快,掌擊丁春秋、斜劈慕容復、拳打游坦之,雖說有先后之分,但三招接連而施,快如電閃,游坦之雙手一伸,待要招架,拳力已及面門??偹闼诰殹耙捉罱洝焙?,功力大增,體內自然而然的生出反應,忙將腦袋向后一仰,兩個空心跟斗向后翻出,這才在間不容發之際避開了蕭峰的千斤一擊。

只聽得群雄“咦”的一聲,游坦之臉上一涼,便見一片片碎布如蝴蝶般四散飛開。他蒙在臉上的面幕,竟被蕭峰這一拳擊得粉碎。旁觀眾人見到這個丐幫幫主、極樂派掌門人一張臉凹凹凸凸,一塊紅,一塊黑,滿是創傷疤痕,丑陋可怖,達于極點,無不駭然。蕭峰三招之間,擊退了當世的三大高手,豪氣勃發,大聲道:“拿酒來!”一名契丹武士從死馬背上解下一只大皮袋,快步走近,雙手奉上。蕭峰放下袋上的塞子,將袋高舉過頂,一股白酒激瀉而下。他仰起頭來,咕嘟咕嘟的喝之不已。皮袋中所裝的酒,少說也有二十來斤,但蕭峰一口氣不停,將一個裝得鼓脹的皮袋中的白酒,喝得涓滴無存。只見他肚子微微脹起,臉色卻黑黝黝地一如平時毫無酒意。群雄相顧失色之中,蕭峰右手一揮,余下十七名契丹武士各持一只大皮袋,奔到身前。蕭峰向十八名武士說道:“眾位兄弟,這位大理公子,乃是我的結義兄弟。今日咱們陷身重圍之中,寡不敵聚,已然勢難脫身?!彼m才和慕容復等各較一招,雖然占了上風,卻已試出這三大高手每一個都是身負絕技,三人聚手,自己便非其敵,何況此外虎視耽耽、環伺在側者,又有千百名豪杰。他拉著段譽之手,說道:“兄弟,你我生死與共,不枉了結義一場,死也罷,活也罷,大家痛痛快快的喝他一場?!?/p>

段譽為他豪氣所激,接過一只皮袋,說道:“不錯,正要和大哥喝一場酒?!?/p>

突然之間,少林群僧中走出一名灰衣僧人,朗聲道:“大哥、三弟,你們喝酒,怎么不來叫我?”正是虛竹。他在人叢中見到蕭峰一上山來,登即英氣逼人,群雄黯然無光,不由得大為心折,又見段譽顧念結義之情,甘與共死,當日自己在飄渺峰上與段譽結拜之時,曾將蕭峰也結拜在內,大丈夫一言既出,至死不渝,想起與段譽大醉靈鷲宮的豪情勝慨,登時將什么安危生死、清規格律,一概置之腦后。

蕭峰從未見過虛竹,忽聽他稱自己為“大哥”,不禁一呆。段譽卻搶了上去,拉著虛竹的手,轉身向蕭峰道:“大哥,這也是我的結義哥哥。他出家時法名虛竹,還俗時叫虛竹子。咱二人結拜之時,將你也結拜在內。二哥,快來拜見大哥?!碧撝癞敿瓷锨?,跪下磕頭,說道:“大哥在上,小弟叩見?!笔挿逦⑽⒁恍?,心想:“兄弟做事有點呆氣,他和人結拜,竟將我也結拜在內。我死在頃刻,情勢兇險無比,但這人不怕艱危,挺身而出,足見是個重義輕身的大丈夫,好漢子。蕭峰和這種人相結為兄弟,卻也不枉了?!碑敿垂虻?,說道:“兄弟,蕭某得能結交你這等英雄好漢,歡喜得緊?!眱扇讼鄬Π萘税税?,竟然在天下英雄之前,義結金蘭。

蕭峰不知虛竹身負絕頂武功,見他是少林寺中的一名低輩僧人,料想功夫有限,只是他既慷慨赴義,若教他避在一旁,反而小覷他了,提起一只皮袋,說道:“二位兄弟,這十八契丹武士對哥哥忠心耿耿,平素相處,有如手足,大家痛飲一場,放手大殺吧?!卑伍_袋上塞子,大飲一口,交給虛竹。虛竹胸中熱血如沸,管他什么佛家的五戒六戒、七戒八戒,提起皮袋,便即喝了一口交給段譽,段譽喝一口后,交了給一名契丹武士。眾武士一齊舉袋痛飲烈酒。虛竹向蕭峰道:“大哥,這個星宿老怪害死了我的師父、師兄,及害死我少林派的師叔祖玄難大師和玄痛大師。兄弟要報仇了!”蕭峰心中一奇,道:“你……”第二個字還沒說下去。虛竹雙掌飄飄,已向丁春秋直擊了過去。蕭峰見他掌法精奇,內力渾厚,不由得又驚又喜,心道:“原來二弟武功如此了得,那個萬萬意想不到?!焙鹊溃骸翱慈?!”呼呼兩拳,分向慕容復和游坦之猛擊過去。十八名契丹武士知道主公心意,在段譽身周一圍,團團護衛,游坦之和慕容復分別出招,也解了蕭峰擊來的拳勢。虛竹的“天山六陽掌”盤旋飛舞,著著進逼。這天山六陽掌雖是天山童姥所創,但根基完全源自逍遙派的功夫,丁春秋只拆了三招,便暗暗心驚:“怎么這小和尚竟會使逍遙派的掌法?”他自和游坦之對掌吃了大虧之后,再見虛竹使出逍遙派的掌法來,不敢使用毒功,深恐虛竹的毒功更是自己之上,那時害人不成,反受其害,劇毒若是逼入自身,為禍慘不堪言,當即也以本門掌法相接,心道:“我先摸清了你這小禿的底細來歷,再來計算于你也不遲?!?/p>

那逍遙派的武功講究輕靈飄逸,無跡可尋,丁春秋和虛竹都是個中翹楚,這一交上手,但見一個童顏白發,彷若神仙,一個僧袖飄飄,冷若御風。兩個人都是一沾即走,當真便似一對花間蝴蝶,蹁躚不定,于這“逍遙”二字發揮到了淋漓盡致。旁觀群雄于這逍遙派的武功大都是從未見過,一個個只看得心曠神恰,均想:“這二人招招兇險,攻向敵人要害,顯然每一招都是生死之爭,偏生姿式卻是如此優雅美觀,直如舞蹈。這般舉重若輕,瀟灑如意的掌法,武林中從所未聞,卻不知哪一門功夫,叫做什么名字?”

那邊廂蕭峰獨斗慕容復、游坦之二人,最初十招,頗占上風,但到十余招后,只覺游坦之每一掌擊出,每一掌拍來,都是滿含陰寒之氣。蕭峰以全力和慕容復相拼之際,游坦之再向他出招,不由得寒氣襲體,大為難當。要知游坦之體內的冰蠶寒毒得到易筋經內功一加培養,正邪為輔,火水相濟,已成為天下一等一的厲害內功。蕭峰雖然天生的勇武,遇到了這種亦正亦邪的功夫,卻也頗覺不易應付,再加上慕容復的武功和他亦是在伯仲之間,每在要緊關頭出手攻擊要害,更感辣手。

蕭峰力戰慕容復與游坦之兩大高手,兇險之情,比之當日在聚賢莊與敷百名武林好漢對壘,實是不遑多讓。但他天生的雄健威武,越是處境不利,體內潛在神力越是發揚了出來,他將天下陽剛第一的“降龍十八掌”一掌掌的發出,竟爾使慕容復和游坦之二人無法近身,卻也幸得如此,游坦之的冰蠶寒毒才不致侵襲到他身上。但蕭峰如此發掌內力消耗著實不小,只要拆到二百余招之后,掌力勢非斌弱不可。游坦之并無接戰經驗,看不透其中的訣竅,慕容復卻是心下雪亮,知道如此這般的斗將下去,只須自己和王星天不在一個時辰中落敗,此后便能穩占上風。

但“北喬峰、南慕容”二人素在武林中齊名,今日首次當眾拼斗,自己卻要丐幫幫主王星天相助,縱然將蕭峰打死,“南慕容”卻也顯然不及“北喬峰”了。慕容復在心中盤算數轉,尋思:“復興事大,名望事小。我若能在天下英雄之前,除去了這個中原武林的大害,則大宋豪杰之士,不論識與不識,自然對我懷恩感德,看來這武林盟主一席,非我莫屬了。那時候振臂一呼,大燕復興可期。何況其時喬峰這廝已死,就算‘南慕容’如不及‘北喬峰’,也不過往事一件罷了?!彼D念又想:“殺了喬峰之后,王星天便成大敵,倘若武林盟主之位終于被他奪去,我反而要聽他號令,卻又大大的不妥?!笔且园l招出掌之了,暗暗留下幾分內力,只是面子上似乎全力出擊,勇不顧身,但蕭峰“降龍十八掌”的威力,卻大半由游坦之受了去。慕容復身法精奇,旁人誰也瞧不出來。

轉瞬之間,三人翻翻滾滾的己拆了百余招。蕭峰連使巧勁,誘使游坦之上當。游坦之經驗極淺,幾次險險著了道兒,多虧慕容復從旁照料,及時化解,而對蕭峰所擊出剛猛無儔的掌力,游坦之卻以深厚內功坦然承受。

段譽在十八名契丹武士圍成的圈子之中,眼看二哥步步進逼,絲毫不落下風,大哥以一敵二,雖然神威凜凜,但想他每一掌都是打得狂風呼嘯,飛沙走石,只怕難以持久,心道:“我口口聲聲說要和兩位哥哥同赴患難,事到臨頭,卻躲在人叢之中,受人保護,那算得什么義氣?算得是什么同生共死?左右是個死,咱結義三兄弟中,我這老三可不能太不成話。我雖是全無武功,但以凌波微步去和慕容復糾纏一番,讓大哥騰出手來先打退那個丑臉王幫主,也是好了?!?/p>

他思念已定,一閃身便從十八名契丹武土圍成的圈子中走了出來,朗聲說道:“慕容公子,你自稱‘北喬峰、南慕容’該當和我哥哥一對一的比拼一番才是,怎么要人相助,方能苦苦撐持?就算勉強打個平手,豈不是已然貽羞天下?來來來,你有本事,便打我一拳試試?!闭f著身子一晃,搶到了慕容復身后,伸手往他后頸抓去。慕容復見他身形來得奇快,反手啪的一掌,正擊在段譽臉上。段譽登時右頰上血肉模糊,痛得眼淚也流了下來。

原來段譽這凌波微步雖是神妙,但他于武學之道,卻是一竅不通。這巧妙步法施展開來之時,別人要去打擊他的身子,原來萬萬不能,可是這一次他是出手去攻擊旁人。這么毛手毛腳的一抓,焉能抓得到武功絕項的姑蘇慕容?被他一掌擊來,段譽又不會閃避,立時皮開肉綻,苦不堪言。

可是慕容復的手掌只和他面頰這么極快的一觸,立覺身子內的內力猛地向外奔瀉,就此無影無蹤,手臂手掌上失了這一部份內力后,不由得麻了一麻,心中也是大吃一驚:“他使的什么古怪邪術,竟和丁老怪的化功大法一模一樣?星宿派的妖術流毒天下,這小子居然也學上了,倒是不可不防?!弊兩R道:“姓段的,你幾時也投入星宿派門下了?”

段譽道:“你說什……”一言未畢,冷不防慕容復飛起一腳,將他踢了個跟斗。原來慕容復見他會使“化功大法”,不敢正面和他相斗,出其不意的飛腿而出,登時將他踢倒。慕容復沒料到竟是如此容易得手,飛身而上,右足踩住了他的胸口,喝道:“你要死是要活?”段譽一側頭,見蕭峰還在和王星天惡斗,心想自己若是出言挺撞,立時便給他殺了,他空出手來又去相助王星天,大哥卻是不妙,還是跟他拖延時刻的為是,便道:“死有什么好?當然是活在世上做人,比較有些趣味?!?/p>

慕容復沒想到此人死在臨頭,居然還是在漫不在乎的說俏皮話,臉色一沉,道:“你若是要活,便……”他想叫段譽向自己磕一百個響頭,當眾折辱于他,但轉念一想,要是放開了他,未必便能輕易再度將之制住,隨即轉口道:“……便叫我一百聲‘親爺爺’!”段譽笑道:“你又大不了我幾歲,怎么能做我爺爺,怎不害臊?”慕容復呼的一掌拍出,擊在段譽腦袋右側,登時泥塵紛飛,地下現出一坑,這一掌只要偏得數寸,段譽當場便腦漿迸裂。慕容復喝道:“你叫是不叫?”

段譽側過了頭,避開地下濺起來的塵土,一瞥眼,看到王玉燕遠遠站在包不同和風波惡的身邊,雙眼目不轉睛的注視著自己,段譽這一眼看得甚是清楚,王玉燕確是在凝神看著自己和慕容復相斗,然臉上卻無半分關切焦慮之情,顯然,她心中所想的,只不過是:“表哥會不會殺了段公子?”但若自己給他殺了,王姑娘恐怕也不會有什么傷心難過。他一看到王玉燕的臉色,不由得萬念俱灰,只覺還是即刻死于慕容復之手,兔得日后受那相思的無窮折磨,便道:“你干么不叫我一百聲‘親爺爺’?”

慕容復大怒,提起一掌,向段譽面門直擊下去,倏見兩條人影如艏般沖來。一個叫道:“別傷我兒!”一個叫道:“別傷我師父!”兩人身形雖快,其勢卻已不及阻止他掌擊段譽,但段正淳和南海鱷神都是武功極高明之士,兩股掌力一前一后的分擊慕容復要害。慕容復若不及時回救,雖能打死段譽,自己非受重傷不可。他自不愿自身甘受重傷,右掌立即收回,擋向段正淳拍來的雙掌,左掌在背后畫個圓圈,化解南海鱷神的來勢。三人六掌相接,各自心中一凜,均覺對方武功著實了得。段正淳急于解救愛子,左掌一橫,右手食指點出,便是一招“一陽指”,招數正大,內力雄渾。王玉燕叫道:“表哥小心,這是大理段氏一陽措,不可輕敵?!蹦虾w{神哇哇大叫:“你奶奶的,我這他*的師父雖然不成話,總是我岳老二的師父。你打我師父,便如打我岳老二一般。我師父若是貪生怕死,叫了你一句親爺爺,我岳老二今后還能做人么?見了你如何稱呼?你豈不是比岳老二要大上三輩?我不成做了你的灰孫子?實在欺人太甚,今日給你拼了?!彼幻娼辛R,一面取出鱷嘴剪來,左一剪,右一剪,不斷向慕容復剪去。原來他生平最怕的便是輩份排名低于別人,連“四大惡人”中老二、老三的名次,還要和葉二娘爭個不休。此刻段譽倘若叫了慕容復一聲“親爺爺”,南海鱷神這現成“灰孫子”可就做定了。在他想來,當真是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境地,寧可腦袋落地,灰孫子是萬萬不做的。慕容復不知他叫罵些什么,右足牢牢踏定了段譽,雙手分敵二人。拆到十余招后,覺得南海鱷神雖有一件厲害的兵刃,倒還容易抵敵,段正淳的一陽指卻著實難以小覷,是以正面和段正淳相對,凝神拆招,對于南海鱷神的鱷嘴剪卻只以余力化解,百忙中還攻得一兩招,便將南鱷神逼得躍出數丈以外相避。段譽身子被他踏住了,出力掙扎,要爬起身來,卻哪里能夠?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,1
网上真钱捕鱼游戏 甘肃省11选五遗漏 分分彩大底700注计划 手机上怎么买福彩幸运农场 辽宁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600221股票 10百家乐游戏下载 云南快乐10分计划 江西时时彩号码遗漏 好运来平肖平码论坛 安泰科技股票行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