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 射雕英雄傳新修版

附錄二:關于“全真教”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附錄二:關于“全真教”

道教開始于漢代的“太平道”與“五斗米道”。先秦的道家是哲學上的學派,到了漢代才成為宗教。六朝時有“干君道”(即太平道)、“天師道”(即五斗米道)、“帛家道”等。宋金以后,煉養派分南宗、北宗;符箓科教派分為“龍虎”(即天師道,又稱正一教)、閤皂、茅山三宗。

道教煉養派注重修仙長生之術,所煉的丹分為外丹、內丹。外丹是黃白術,末流演變為點金術,成為化學的前身,中外相同。內丹是煉氣,化為內功與內家拳術,以及醫學上針灸、經脈與穴道的研究,末流演變為房中術。

道教末流所吹噓的本事,是世俗人生的理想,既能財富無窮、長生不老、性機能特強,又能召仙降妖、招魂捉鬼,所以掌握了世俗最高權力的帝王也大感興趣。北宋之末,徽宗皇帝對道教尤其著迷,命道教的領導人冊封他為“教主道君皇帝”。

金兵占領中國北方后,北方百姓流離失所,慘受欺壓,陜西、山東、河北一帶興起了三個新的道教教派,稱為“全真教”、“大道教”、“太一教”,結納平民,隱然和異族的統治者對抗,其中尤以全真教聲勢最盛。

全真教不尚符箓燒煉,而以苦己利人為宗,所以大得百姓的尊敬。全真教屬于道教中的北宗。元朝虞集《道園學古錄》一書中說:“昔者汴宋之將亡,而道士家之說,詭幻益盛,乃有豪杰之士,佯狂玩世,志之所存,則求返其真而已,謂之全真。士有識變亂之機者,往往從之,門戶頗寬弘,雜出乎期間者不可勝紀。而澗飲谷食,耐辛苦寒暑,堅忍人之所不能堪,力行人之所不能守,以自致于道,亦頗有所述于世?!?p>

王重陽

全真教的教祖是王喆。(這“喆”字也有寫作三個“吉”字重疊的,兩個字的聲音意義都和“哲”字相同。)關于他的生平,終南山重陽宮有一大碑,上刻劉祖謙所撰的《重陽仙跡記》,其中說:“師咸陽人,姓王氏,名喆,字知明,重陽其號。美須髯,目長于口,形質魁偉,任氣好俠,少讀書,系學籍,又隸名武選。天眷初,以財雄鄉里……后于南時村掘地為隧,封高數尺,榜曰:‘活死人墓’?!蠖ǘ『ハ?,焚其居,人爭赴救,師婆婆舞于火邊,且作歌以見意。詁旦東邁,遙達寧海,首會馬鈺于怡老亭。馬亦儒流中豪杰者,與其家人孫氏俱執弟子禮。又得譚處端、劉處玄、丘處機、王處一、郝大通等七人,號馬曰丹陽、譚曰長真、劉曰長生、丘曰長春、王曰玉陽、郝曰廣寧、孫曰清凈散人……若其出神入夢、擲傘投冠、騰凌滅沒之事,皆其權智,非師之本教,學者期聞大道,無溺于方技可矣?!?p>

金密國公金源鑄撰有《全真教祖碑》,其中說:“先生美須髯,大目,身長六尺余寸,氣豪言辯,以此得眾。家業豐厚,以粟貸貧人……有譚玉者,患大風疾垂死,乞為弟子,先生以滌面余水賜之,盥竟,眉發儼然如舊,頓親道氣蕭灑,訓名處端,號長真子。又有登州棲霞縣丘哥者,幼亡父母,未嘗讀書,來禮,先生使掌文翰,自后日記千余言,亦善吟詠,訓名處機,號長春子者是也。后愿禮師者云集,先生誚罵捶楚以磨煉之,往往散去,得先生道者,馬譚丘而已。八年三月,鑿洞昆侖山,于嶺上采石為用,不意有巨石飛落,人皆悚栗,先生振威大喝,其石屹然而止。山間樵蘇者歡呼作禮,遠近服其神變。又或餐瓦石,或現二首坐庵中?!拍昙撼笏脑?,寧海周伯通者,邀先生住庵,榜曰金蓮堂,夜有神光照耀如晝,人以為火災,近之,見先生行光明中?!恋侵?,游蓬萊閣下觀海,忽發颶風,人見先生隨風吹入海中,驚訝間,有頃復躍出,惟遺失簪冠而已,移時,卻見逐水波泛泛而出?;蜓韵壬啃阏?,即示以病眸;或夸先生無漏者,即于州衙前登溷。凡為變異,人不可測者,皆此類也?!趯幒M局?,先生擲油傘于空,傘乘風而起,至查山王處一庵,其傘始墮,至擲處已二百余里也?!c眾別曰:‘我將歸矣!’眾乞留頌。先生曰:‘我于長安欒村呂道人庵壁上書矣?!碜箅哦?。眾皆號慟。先生復起曰:‘何哭乎?’于是呼馬公附身密語?!懼唬合剃栔畬?,曰大魏村,山川溫麗,實生異人。幼之發秀,長而不群,工乎談笑,妙于斯文。又善騎射,健勇絕倫。以文非時,復意于武,勘定禍亂,志欲斯舉。文武二進,天不我與……”

碑文中敘述王重陽許多稀奇古怪的事跡,自然不可盡信,喝斥飛巖、口嚼瓦石、墮海不溺、擲傘飛行等等,或許是他顯示一些武功,而傳聞者加以夸大。人家說他內功深厚,不必大小便,他即刻在官府衙門前大小便,作風十分幽默。

清末廣東東莞陳友珊著有《長春道教源流》八卷,考證王重陽曾起兵與金兵相抗,其中說:“王重陽,有宋之忠義也……據此則重陽不惟忠憤,且實曾糾眾與金兵抗矣。金時碑記,有所忌憚,不敢顯言?!?p>

全真七子

全真七子都名顯當世,他們的事跡在碑文或書籍記載中流傳下來。碑文和書籍都很多,重要的書籍有《歷世真仙體道通鑒》、《七真年譜》、《終南山祖庭仙真內傳》、《甘水仙源錄》、《金蓮正宗記》、《金蓮正宗仙源像傳》等。

元王利用《無為真人馬宗師道行碑》:“馬師鈺,字玄寶,號丹陽子……山東寧海州人……中元后,重陽祖師造其席,與之瓜,即從蒂而食,詢其故,曰:‘甘從苦中來?!瘑枺骸勺??’曰:‘終南。不遠三千里,特來扶醉人?!煨姆鴰熓轮?。祖師感化非一,師悟……頭分三髻,三髻者,三‘吉’字,祖師諱也。十四年秋,與三道友言志于秦渡鎮,師曰:‘斗貧?!T曰:‘斗是?!瘎⒃唬骸分??!鹪唬骸烽e?!瘞熢唬骸虻酪詿o心為體,忘言為用,柔弱為本,清凈為基。節飲食,絕思慮,靜坐以調息,安寢以養氣。心不馳則性定,形不勞則精至,神不擾則丹結,然后滅情于虛,寧神于極,不出戶庭而妙道得矣?!?p>

金密國公金源鑄《譚真人仙跡碑銘》:“譚公處端,字通正,號長真子,初名玉,寧海州人,其父即鏐鐐之工,每以己生資濟貧窘……往執弟子禮,重陽使宿庵中。時嚴冬飛雪,借海藻而寐,重陽展足令抱之,少頃,汗流被體,如罩身炊甑中,拂曉以盥余水使滌面,月余,疾頓愈,由是推心敬事?!蓖踔仃柹炷_令譚處端抱住,譚感全身發熱,當是王重陽以內功為他治病,盥余水中可能含有藥物,滌面月余而大麻瘋病痊愈,這說法自比《全真教祖碑》中簡單的敘述更能入信。

金秦志安《長生真人劉宗師道行碑》:“劉先生處玄,字通妙,號長生子,東萊之武官莊人……承安丁已,章宗召問至道之要。先生對曰:‘寡嗜欲則身安,薄賦斂則國泰?!?p>

《元史·丘處機傳》:“丘處機,登州棲霞人,自號長春子……金宋之季,俱遣使來召,不赴。歲己卯,太祖自乃蠻命近臣徹伯爾劉仲祿持詔求之……處機乃與弟子十有八人同往見焉……經數十國,歷地萬有余里……既見,太祖大悅,賜食,設廬帳甚飭。太祖時方西征,日事攻戰。處機每言:‘欲一天下者,必在乎不嗜殺人?!皢枮橹沃?,則以敬天愛民為本。問長生久視之道,則告以清心寡欲為要。太祖深契其言,曰:‘天賜仙翁,以悟朕志?!笥視?,且以訓諸子焉。于是錫之虎符,副以璽書,不斥其名,惟曰‘神仙’……時國兵踐蹂中原,河南北尤盛,民罹俘戮,無所逃命。處機還燕,使其徒持牒招求于戰伐之余,于是為人奴者得復為良,與濱死而得更生者,毋慮二三萬人,中州人至今稱道之?!?p>

元姚燧《王宗師道行碑銘》:“玉陽體玄廣度真人王處一,寧海東牟人……嘗俯大壑,一足跂立,觀者目瞬毛豎,舌撟然不能下,稱為‘鐵腳仙’。洞居九年,制煉形魄。長春頌以詩,有‘九夏迎陽立,三冬抱雪眠’語。出游齊魯間,大肆其術,度人逐鬼、踣盜碎石……或以為善幻誣民,因召飲可鴆。真人出門,戒其徒先鑿池灌水,撓而濁之,往則持杯盡飲,曰:‘吾貧人也,未嘗從人丐取。今幸見招,愿丐余杯,以盡君歡?!c之,又盡飲,歸,解衣浴池中,有頃,池木沸涸,以故不死?!蜃嬈渖苹?,世宗試而鴆之,見不可殺,悔怒,逐讒者?!?p>

元徐琰《郝宗師道德碑》:“郝師大通,字太古,號廣寧子,寧海人……研精于易,因通陰陽律歷之術,性不樂仕進,慕司馬季主、嚴君平之為人,以卜筮自晦……乃棄家禮重陽于煙霞洞,求為弟子,重陽……解納衣,去其袖而與之,曰:‘勿患無袖,汝當自成’,蓋傳法之意也?!薄独m文獻通考》:“廣寧坐趙州橋下,兒童戲累石為塔于其頂,囑以勿壞,頭竟不側,河水溢,不動,亦不傷?!?p>

據《續文獻通考》及《登州府志》:“孫仙姑不二,號清凈散人,寧??h忠顯幼女……父以配馬丹陽,生三子。丹陽既棄家從道,重陽祖師畫骷髏勸化之,又畫天堂一軸示之。姑棄三子詣金蓮堂祈度。重陽贈以詩,改今名,遂授以道要?!?p>

《長春真人西游記》

丘處機遠赴西域去見成吉思汗的事跡,隨行弟子李志常著有《長春真人西游記》(有王國維校注本)一書,詳述經過及旅途見聞。

《長春真人西游記》載有丘處機旅途中的一首長詩:“金山東畔陰山西,千巖萬壑攢深溪。溪邊亂石當道臥,古今不許道輪蹄。前年軍興二太子(即察合臺),修道架橋徹溪水。今年吾道欲西行,車馬喧闐復經此。銀山鐵壁千萬重,爭頭競角夸清雄。日出下觀滄海近,月明上與天河通。參天松如筆管直,森森動有百余尺。萬株相倚郁蒼蒼,一鳥不鳴空寂寂,羊腸孟門壓太行,比斯大略猶尋常。雙車上下苦敦顛,百騎前后多驚惶。天池海在山頭上,百里鏡空含萬象??h車束馬西下山,四十八橋低萬丈。河南海北山無窮,千變萬化規模同。未若茲山太奇絕,磊落峭拔加神功。我來時當八九月,半山已上皆為雪。山前草木曉如春,山后衣衾冷如鐵?!?p>

丘處機、李志常一行,在西行途中見到成吉思汗攻破花剌子模諸城后屠戮之慘,《長春真人西游記》中有云:“方算端(即蘇丹,回教國王)之未敗也,城中常十余萬戶,國破而來,存者四之一?!?p>

近代史家新會陳垣先生著《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》對全真教甚為推重,書中說:“自永嘉以來,河北淪于左衽者屢矣,然卒能用夏變夷,遠而必復,中國疆土乃愈拓而愈廣,人民愈生而愈眾,何哉?此固先民千百年之心力艱苦培植而成,非幸致也。三教祖之所為,亦先民表現之一端耳?!焙笥浿杏终f:“……覺此所謂道家者類皆抗節不仕之遺民,豈可以其為道教而忽之也……諸人所以值得表揚者,不僅消極方面有不甘事敵之操,其積極方面復有濟人利物之行,固與明季遺民之逃禪者異曲同工也?!?p>

據陳垣先生考證,全真教歷任掌教,自王喆以后,依次為馬鈺、譚處端、劉處玄、丘處機、尹志平、李志常、張志敬、王志坦、祁志誠、張志仙、苗道一、孫德彧、藍道元、孫履道、苗道一(二次接任)、完顏德明。其中譚處端曾任教主,尹志平壽至八十三歲,《射雕》、《神雕》兩書中寫其早死,并非根據史實。尹志平號稱“清和真人”,乃有道之士,《神雕》一書中將他寫得不堪,有誣先賢,新修本中另改姓氏,音同字不同,已非清和真人矣。

全真七子和以后歷任教祖未必都會武功,他們煉氣修習內功,主要是健身卻病之術。

在《神雕俠侶》書中出現的耶律楚材,是成吉思汗的近臣(“蒙古”兩字的漢譯,據說是耶律楚材所創),當丘處機會見成吉思汗時,耶律楚材和他時相往來,作詩唱和。但耶律楚材信奉佛教,對于丘處機得到成吉思汗的優待(命丘處機通管天下僧尼,豁免道士賦稅差役,但僧人不能豁免)十分不滿,在他所著的《西游錄》中對丘處機大肆攻擊。今人姚從吾先生著有《耶律楚材西游錄足本校注》專文,詳加分析,認為耶律楚材的攻擊主要從宗教的偏見出發,不能成立。耶律楚材的兒子耶律鑄,亦為蒙古貴官,耶律齊、耶律燕二人則為作者虛構,未必真有其人。

《列仙全傳》

《列仙全傳》是明朝萬歷年間刊行的一部有文有圖的道家傳說故事書。

中國的神仙傳記,以題名漢劉向撰的二卷《列仙傳》為最早,陶弘景、葛洪、孫夷中、杜光庭、沈汾等相繼有所編撰。最大部頭的是北宋初年樂史所撰的《總仙記》,共一百三十卷,相信傳說中的全部仙人都已包括在內,但已失傳?!读邢扇珎鳌肪啪?,敘述了五百八十一位仙人的故事,起自老子、木公、西王母,一直敘至明朝成化、弘治年間。其中許多并不是仙人,只是會幻術或得到皇帝封號的道士。在現存的這類書籍中,這是內容最豐富的了。

這書號稱是王世貞編輯,又有李攀龍序,但多半是刊行此書的汪云鵬所偽托。汪云鵬是徽州“玩虎軒”書鋪的主人,曾刊行許多附有精美插圖的書籍和戲曲本子?!吧涞瘛钡谒募兴酵鯁?、馬鈺、譚處端、丘處機、郝大通、王處一等六人的圖像都出于此書?!读邢扇珎鳌分幸灿袆⑻幮c孫不二兩人的故事,但沒有圖。

六幅圖中所繪全真教六位領袖的故事,都強調神怪法力。

圖中王重陽手中提鐵罐,因他曾提鐵罐乞食。他有許多特立異行,常人以為他是瘋子,叫他“王害風”,風同瘋,即稱他為“王瘋子”。馬鈺逝世那一天,對門人說:“今日當有非常之喜?!辈痪寐牭每罩杏幸魳仿?,仰見仙姑乘云而過,仙童玉女,擁導前后,對馬鈺說:“我們先去蓬島等你?!碑斠柜R鈺在大風雷中去世。譚處端在高唐縣寫了“龜蛇”二字送給茶館主人吳六,吳掛在茶館里,后來鄰舍失火,延燒甚廣,只有吳六的茶館不遭波及。延祥館中有枯槐一株,丘處機以杖繞而擊之,喝道:“槐樹復生!”槐樹至今榮茂。郝大通圖中所繪是他在趙州橋邊頭頂磚石小塔的故事。王處一圖中所繪是王重陽飛傘二百里而傳書的故事。

黃裳

《射雕英雄傳》中所說的黃裳真有其人。近人陳國符先生《道藏源流考》中考證宋徽宗訪求天下道教遺書刻板的經過頗詳?;兆谟谡腿晗略t天下訪求道教仙經,所獲甚眾。政和五年設經局,敕道士校定,送福州閩縣,由郡守黃裳役工鏤板。所刊道藏稱為《政和萬壽道藏》,共五百四十函,五千四百八十一卷。

黃裳,字晟仲,人稱演山先生,福建延平人,高宗建炎三年卒,年八十七?!堆萆较壬竦辣分姓f他:“頗從事于延年養生之術。博覽道家之書,往往深解,而參諸日用?!?p>

黃裳刊印道藏的名氣很響,后來明教刊印經書,也借用他的名字。陸游《渭南文集卷五·條對狀》:“明教偽經妖像,至于刻版流布。假借政和中道官程若清為???、福州知州黃裳為監雕?!?p>

至于黃裳根據道藏而撰《九陰真經》,自是武俠小說家的憑空撰述了。

后記

《射雕英雄傳》作于一九五七年到一九五九年,在《香港商報》連載?;叵胧嗄昵啊断愀凵虉蟆犯笨庉嬂钌惩謱@篇小說的愛護和鼓勵的殷殷情意,而他今日已不在人世,不能讓我將這修訂本的第一冊書親手送給他,再想到他那親切的笑容和微帶口吃的談吐,心頭甚感辛酸。

《射雕》中的人物個性單純,郭靖誠樸厚重、黃蓉機智靈巧,讀者容易印象深刻。這是中國傳統小說和戲劇的特征,但不免缺乏人物內心世界的復雜性。大概由于人物性格單純而情節熱鬧,所以《射雕》比較得到歡迎,很早就拍粵語電影,在泰國上演潮州劇的連臺本戲,在中國內地和香港、臺灣拍過多次電視片集和電影;他人冒名演衍的小說如《江南七俠》、《九指神丐》等等種類也頗不少。但我自己,卻覺得我后期的某幾部小說似乎寫得比《射雕》有了些進步。

寫《射雕》時,我正在長城電影公司做編劇和導演,這段時期中所讀的書主要是西洋的戲劇和戲劇理論,所以小說中有些情節的處理,不知不覺間是戲劇體的,尤其是牛家村密室療傷那一大段,完全是舞臺劇的場面和人物調度。這個事實經劉紹銘兄提出,我自己才覺察到,寫作之時卻完全不是有意的。當時只想,這種方法小說里似乎沒有人用過,卻沒想到戲劇中不知已有多少人用過了。

修訂時曾作了不少改動。刪去了初版中一些與故事或人物并無必要聯系的情節,如小紅鳥、蛙蛤大戰、鐵掌幫行兇等等,除去了秦南琴這個人物,將她與穆念慈合而為一。也加上一些新的情節,如開場時張十五說書、曲靈風盜畫、黃蓉迫人抬轎與長嶺遇雨、黃裳撰作《九陰真經》的經過等等。我國傳統小說發源于說書,以說書作為引子,以示不忘本源之意。

成吉思汗的事跡,主要取材于一部非常奇怪的書。這部書本來面目的怪異,遠勝《九陰真經》,書名《忙豁侖紐察脫必赤顏》,一共九個漢字。全書共十二卷,正集十卷,續集二卷。十二卷中,從頭至尾完全是這些嘰哩咕嚕的漢字,你與我每個字都識得,但一句也讀不懂,當真是“有字天書”。這部書全世界有許許多多學者窮畢生之力鉆研攻讀,發表了無數論文、專書、音釋,出版了專為這部書而編的字典,每個漢字怪文的詞語,都可在字典中查到原義。任何一個研究過去八百年中世界史的學者,非讀此書不可。

原來此書是以漢字寫蒙古話,寫成于一二四○年七月?!懊韥觥本褪恰懊晒拧?,“紐察”在蒙古話中是“秘密”,“脫必赤顏”是“總籍”,九個漢字聯在一起,就是《蒙古秘史》。此書最初極可能就是用漢文注音直接寫的,因為那時蒙古人還沒有文字。這部書是蒙古皇室的秘密典籍,絕不外傳,保存在元朝皇宮之中。元朝亡后,給明朝的皇帝得了去,于明洪武十五年譯成漢文,將嘰哩咕嚕的漢字注音怪文譯為有意義的漢文,書名《元朝秘史》,譯者不明,極可能是當時在明朝任翰林的兩個外國人,翰林院侍講火原潔、修撰馬懿亦黑。怪文本(漢字蒙語)與可讀本(漢文譯本)都收在明成祖時所編的《永樂大典》中,由此而流傳下來。明清兩代中版本繁多,多數刪去了怪文原文不刊。

《元朝秘史》的第一行,仍寫著原書書名的怪文“忙豁侖紐察脫必赤顏”。起初治元史的學者如李文田等不知這九字怪文是什么意思,都以為是原作者的姓名。歐陽鋒不懂《九陰真經》中的怪文“哈虎文缽英,呼吐克爾”等等,那也難怪了。

后來葉德輝所刊印的“怪文本”流傳到了外國,各國漢學家熱心研究,其中以法國人伯希和、德國人海涅士、蘇聯人郭增、日本人那珂通世等致力最勤。

我所參考的《蒙古秘史》,是外蒙古學者策·達木丁蘇隆先將漢字怪文本還原為蒙古古語(原書是十三世紀時的蒙古語,與現代蒙語不同),再譯成現代蒙語,中國的蒙文學者謝再善據以譯成現代漢語。

《秘史》是原始材料,有若干修正本流傳到西方,再由此而發展成許多著作,其中最重要的是波斯人拉施特所著的《黃金史》。西方學者在見到中國的《元朝秘史》之前,關于蒙古史的著作都根據《黃金史》。修正本中刪去事跡甚多,如也速該搶人之妻而生成吉思汗、也速該為人毒死、成吉思汗曾為敵人囚虜、成吉思汗的妻子蒲兒帖為敵人搶去而生長子朮赤、成吉思汗曾射死其異母弟別克惕等,都是說起來對成吉思汗不大光彩的事。

《九陰真經》中那段怪文的設想從什么地方得到啟發,讀者們自然知道了。

蒙古人統治全中國八十九年,統治中國北部則超過一百年,但因文化低落,對中國人的生活沒有遺留重大影響。蒙古人極少與漢人通婚,所以也沒有為漢人同化。據李思純先生在《元史學》中說,蒙古語對漢語的影響,可考者只有一個“歹”字,歹是不好的意思,歹人、歹事、好歹的“歹”,是從蒙古語學來的。撰寫以歷史作背景的小說,不可能這樣一字一語都考證清楚,南宋皇帝官員、郭嘯天、楊鐵心等從未與蒙古人接觸,對話中本來不該出現“歹”字,但我也不去故意避免。我所設法避免的,只是一般太現代化的詞語,如“思考”、“動機”、“問題”、“影響”、“目的”、“廣泛”等等?!八浴庇谩耙虼恕被颉笆且浴贝?,“普通”用“尋?!贝?,“速度”用“快慢”代替,“現在”用“現今”、“現下”、“目下”、“眼前”、“此刻”、“方今”代替等等。

本書的插圖(大陸版未收——編注)有一幅是大理國畫師張勝溫所繪的佛像,此圖有明朝翰林學士宋濂的一段題跋,其中說:“右梵像一卷,大理國畫師張勝溫之所貌,其左題云‘為利貞皇帝白票信畫’,后有釋妙光記,文稱盛德五年庚子正月十一日,凡其施色涂金皆極精致,而所書之字亦不惡云。大理本漢楪榆、唐南詔之地,諸蠻據而有之,初號大蒙,次更大禮,而后改以今名者,則石晉時段思平也。至宋季微弱,委政高祥、高和兄弟。元憲宗帥師滅其國而郡縣之。其所謂庚子,該宋理宗嘉熙四年,而利貞者,即段氏之諸孫也?!?p>

其中所考證的年代弄錯了。宋濂認為畫中的“庚子”是宋理宗嘉熙四年(一二四○年),其實他算遲了六十年,應當是宋孝宗淳熙七年庚子(一一八○年)。原因在于宋濂沒有詳細查過大理國的歷史,不知道大理國盛德五年庚子是一一八○年,而不是六十年之后的庚子。另有一個證據,畫上題明為利貞皇帝畫,利貞皇帝就是段智興,他在位時共有利貞、盛德、嘉會、元亨、安定、亨時(據羅振王《重校訂紀元編》?!赌显t野史》中無“亨時”年號)六個年號。宋濂所說的庚子年(宋理宗嘉熙四年),在大理國是孝義帝段祥興(段智興的孫子)在位,那是道隆二年。大理國于一二五三年(宋理宗寶佑元年)為蒙古忽必烈所滅,其時大理國皇帝為段興智。

此圖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館,該館出版物中的說明根據宋濂的考證而寫,將來似可改正。宋濂是明初有大名的學者,朱元璋的皇太子的老師,號稱明朝開國文臣之首。但明人治學粗疏,宋濂奉皇帝之命主持修《元史》,六個月就編好了,第二年皇帝得到新的資料,命他續修,又只六個月就馬馬虎虎地完成,所以《元史》是中國正史中質素最差者之一。比之《明史》從康熙十七年修到乾隆四年,歷六十年而始成書,草率與嚴謹相去極遠,無怪清末學者柯紹忞要另作《新元史》代替。單是從宋濂題畫、隨手一揮便相差六十年一事,便可想得到《元史》中的錯誤不少。但宋濂為人忠直有氣節,決不拍朱元璋的馬屁,做人的品格是很高的。

一九七五年十二月

本書第三版于2001年至2002年再作修訂,改正了不少年代的錯誤,黃藥師和諸弟子的關系也重寫了。修改時參考了臺灣網頁“金庸茶館”中諸網友,以及不少讀者們的寶貴意見,不過錯誤恐怕仍不能掃除干凈,繼續歡迎讀者們指正和提供意見。

第三版修訂本中,將呂文煥守襄陽一節,改為李全、楊妙真夫婦領“忠義軍”守青州,以順合歷史及地理,守襄陽事至《神雕》書中再發展。

本書臺灣出版者臺北遠流出版公司負責人王榮文先生、編輯李佳穎小姐、鄭祥琳小姐、趙貞儀小姐,對書中年代、人物年齡、事跡先后等糾正甚多,尤其鄭小姐編制年月表格,以學術態度處理,更為感謝,年齡表中,她甚至將侯通海、陸冠英、程瑤迦等次要人物的年齡也一并計算。

二〇〇二年六月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,1
网上真钱捕鱼游戏 股票涨跌停 期货配资的风险 河南快三走势图电脑版 快乐12开奖结果 派奖每日推荐青海11选5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走试图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12241期博彩老头 内蒙11选5害死多少人 快三登录平台官网